玉树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玉树小说 > 鬼差白无常 > 第二章 人死前做什么(下)

第二章 人死前做什么(下)

  第二章 人死前做什么(下) (第2/2页)
  
  他游啊游,也不知道游了多久。谢安甚至连后面的鬼物也忘记了,只知道往前游,突然他发现前面有一丝光亮,精神一震,双眼不眨地盯着光亮,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死劲朝那里游,光越来越亮,心中的希望也越来越强。
  
  忽然谢安左手一滞,像是抓到了岸边,大喜之下他用力一按就轻松地钻出了水面,但在那一霎那,一张眉头紧锁又苍老的脸横在眼前,他惊恐地尖叫一声跌倒在水中。
  
  “醒醒小安,快醒醒,我是你爷爷。”
  
  谢安这才缓缓睁开眼,果然爷爷谢青原正坐在自己身边一脸急切的抓住自己的手,他有些迷糊的眨眨眼,才发现不是梦,但梦里的情形使他现在仍然惊恐未定,简直太逼真了,要不是看见面前的爷爷,谢安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活在哪个世界了。
  
  爷爷后面站着二叔谢国庆,再后面是一个站得笔直的彪形大汉,带着墨镜和西装革履的样子谢安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保镖。
  
  “爷爷、二叔你们怎么来了?”谢安十分不解,自从老爸为了老妈与家族闹翻以后,老爸毅然舍弃了不断尔虞我诈的富贵生活,十多年来一直没怎么联系家族,只有在老爸去世时,谢安才算大致认识了家族里的一干长辈,即使自己这个孙子,爷爷他们也不过闲来无事时才打个电话象征性的问候一下。这个与父亲闹翻的爷爷怎么会亲自来看自己,还有那个二叔,据说向来是表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很会算计的主,自己这里哪里还有他可算计的东西。
  
  “你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吗?满脸惊恐的四处翻腾。”老爷子谢青原伸出只剩下一层皮的枯老的手掌轻轻在谢安额头摸了摸,眼里满是心疼。
  
  “没事的,爷爷,只是做了个噩梦,哎呀,昨晚睡得太晚了,累死了。”谢安装作无所事事地样子,坐在那抖擞抖擞肩膀,活动一下全身,笑着说道。
  
  谢安奇怪,这个便宜爷爷还是第一在自己面前流露出如此真切的关怀来,又突然地到来,他心中满是疑问,又继续问道:
  
  “爷爷、二叔你们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站在一旁一脸慈笑的二叔抢先道“你这孩子,爷爷和二叔就不能来看你吗,你可是谢家的孙子,你爷爷和我专门从魔都飞来,他可是想你想得不得了……”
  
  老爷子谢青原摆摆手打断了二叔喋喋不休的抢白,拉着谢安和蔼地说道“你和你爸爸是越来越像了,他年轻的时候跟你这时候一个模样。”
  
  忽地又神色黯淡地伤感道“爷爷对不起你和你爸妈,特别是你妈妈,每次想到爷爷对你母亲做的糊涂事爷爷就心如刀绞。爷爷老了,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里了,前段时间躺在病床上蓦然回首却都是不堪的回忆,才发现自己以前竟做了那么多错事,人的一生就这么短短的几十年,偏偏每个人都要背负着那没完没了的枷锁,爷爷逼着你爸爸做了太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实在对不起他,现在回过头想想,那时自以为是对他好的事情是多么的愚蠢,钱、公司、金钱与权力的联姻,现在看看是多么的可笑,人性是贪婪的,即使再多的金钱也无法满足欲望,都是过往云烟,唯有一家人团团圆圆才是真实的。可惜爷爷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太晚了,太晚了…”
  
  谢青原本来干枯的双眼渐渐湿润起来,回想起这几十年来生意上不断的你争我抢,再加上小儿子的不幸早逝,一辈子种种的苦却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快乐和家人的美满,最近就突然一嗡窝地涌上心头,竹筒倒豆子似得跟谢安说了起来,几十年的陈年老事,或是喜,或是忧,又或是与儿女之间的争吵,一切都像过电影一般从谢青原嘴里缓缓吐出。
  
  一个多小时后,谢青原才大致理清脉络,把几十年的历史浓缩成一本十几万字的精简故事。
  
  谢安低头默默听着爷爷的诉说,仿佛自己亲身经历那段历史般触目伤心,直到老爷子谢青原说完,谢安仍黯然不语,他不知道自己是该接受爷爷,还是该恨爷爷?
  
  “不提这些伤心事了,今天是你的生日,爷爷不仅要好好陪你过二十岁生日,以后还要弥补你这些年受到的苦。”谢青原用保镖递来的纸巾擦干眼泪,满脸慈祥地对谢安说道。
  
  谢安听到后却浑身一震,没想到自己一觉竟然睡了一天两夜,难怪他感觉身体酸软,原来是睡得太久了,只是不知道白无常今晚是否真的会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一剑独尊 老实人逆袭2003 百味记 穿越火线之猎狐者 直播大战僵尸 帝霸从娶妲己开始 从土地公公开始 星际战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