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姐姐在办案,弟弟别捣蛋 > 第9章 没有姐姐我搞定不了的老板

第9章 没有姐姐我搞定不了的老板

    坐上了车,安若生长出了一口气。

    姜敬棠是个情种吗?张嘴就来!要说他和自己那个败家弟弟向宇珩是朋友,安若生一点儿都不怀疑消息来源的可靠性。

    回到沈念的公寓,安若生开始寻找出门的途径。

    走大门是不可能的,两个壮汉在门外守着呢,这种保护性监禁真是让人“受宠若惊”。沈念的做法可以理解,换做是自己,也会怀疑自己的身份和目的的。无论如何,沈念的初衷是好的,至少,护了自己周全嘛!

    话说回来,自己是打翻门口那两个壮汉从正门走呢,还是,还是,当然是跳窗户!惊动了沈念的话,那家伙还得到处找我,会干扰我工作的!我偷偷地去,没事儿了的话,再偷偷地回来,保镖们不知,沈念不觉。

    打定了注意,安若生来到窗边,打开窗户向下望去。

    唉!沈念家是四层,这栋公寓的举架还高,徒手的话,有点儿危险。沈念这么谨慎的人,家里没点儿逃生工具吗?或是,户外装备!想到这里,安若生直奔沈念家的储物间。

    沈念那张脸一看就晒过,家里一定有些户外装备的。在储物间里一顿翻找之后,看着手里的攀岩绳,安若生笑了。

    从餐馆后巷接到了安若生,朱莉向她的身后望去,见没人跟来,于是,低声问道:“你是怎么出来的?”

    “放心,没人跟着我,我用攀岩绳从窗户降下来的。”安若生低声说道。

    “什么?降下来?几楼啊?”闻言,朱莉抓紧了安若生的手。

    “四楼。这不重要,我的工作要紧。”安若生笑道。

    “你还笑得出来!吃午饭了吗?”朱莉问道。

    “我想着尽快赶过来,哪里有时间吃午饭?你不知道,他家离这里有多远,要不是我在他的书桌抽屉里找到了些现金拿来坐出租车,都不知道怎么过来。”安若生满肚子的委屈。

    “哎呀!真是委屈死你了!走,先吃饭,他们还没来。”说着,朱莉拉着安若生走进了餐馆后门。

    “这位就是你的室友啊?”见朱莉带着一个陌生女人进了后厨,一个穿着厨师服的中年男子走过来问道。

    “对,就是她,安若生,说你的炒饭太豪华了。”朱莉向男子介绍道。

    “您就是豪华炒饭师傅啊!”安若生想起了那份配菜超级豪华的炒饭。

    “早知道是美女吃,我就再多放点儿配菜了。”男子笑道。

    “机会这就来了,她饿了,饲养员同志。”朱莉对男子说道。

    “美女想吃什么?”男子看向安若生。

    “我不挑食。”安若生说。

    “那,我看着来了。朱莉,给美女找个位子。”男子说。

    在后厨一个不碍事儿的角落里坐下后,朱莉对安若生说:“你安心等在这里,这班后厨没有碎嘴子,我先回收银台去,有事儿你喊刚才那位,他叫丁治国,人靠得住。”

    安若生点头。

    朱莉走后没一会儿,丁治国就将一个盘子放在了安若生面前的桌子上,说:“刚才出的四个菜我一样给你夹了两筷子,还给你加了一个卤鸡腿,不够说话,在我这里,保你吃饱。”

    看着那满满登登的一盘子食物,安若生惊大了眼睛,说:“太多了吧?”

    “不多,你不是还在长身体呢嘛!”丁治国说。

    长身体……朱莉还真跟人家说我十九岁啊?我看起来真的像是十九岁吗?去年扮十八,今年,终于十九岁了。安若生的年纪真是太小了!实际年龄二十七岁的老姐姐我真心Hold不住啊!

    “谢谢!”安若生嘴角上翘,勉强营业,扮起了小姑娘。

    就在安若生埋头苦吃的时候,朱莉回来了,远远地,就听她喊道:“若生,你未来老板来啦!”

    安若生抬起头,见一个穿着西装套装,戴着金丝眼镜,梳着油头,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亚裔男子拉过一把椅子在自己对面坐了下来。

    “J'ai entendu dire que tu cherchais du travail.(听说,你在找工作。)”男子直接问道。

    安若生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站在男子身后的年轻女子,还有,陪着笑脸的朱莉。

    “Anh có đòi hỏi gì về lương không?(你对薪资待遇有什么要求吗?)”男子将法语换成了越南语。

    “Tất nhiên, lương càng cao, thì càng t ốt. tôi không có thị thực.(薪水自然是越多越好,事先讲明,我没有签证。)”安若生说。

    “아름다운 아가씨, 사이다 한 병 사도 될까요?(美丽的小姐,请问,我能有幸请您喝一瓶汽水吗?)”男子笑了。

    “무설탕 콜라, 고마워요!(无糖可乐,谢谢!)”安若生说。

    “Coca sans sucre.(无糖可乐。)”男子看向站在身旁的朱莉。

    “Tout de suite.(马上!)”朱莉转身跑出了厨房。

    “Visa, je vous aide à résoudre, vous, suivez - moi, l'argent, pas moins que vous.(签证,我帮你解决,你,踏踏实实地跟着我,钱,少不了你的。)”男子说道。

    “Si quelqu'un me harcèle, tu peux me protéger?(如果,有人欺负我,你,能护着我吗?)”安若生问。

    “Jusqu'à présent, personne n'a osé m'intimider, Edgar Chen.(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敢欺负我Edgar陈的人。)”自称Edgar陈的男人冷哼道,一脸的不屑。

    安若生笑了,心想:你的上一个翻译还不是被警察给抓起来了,在我这儿吹什么牛逼!

    朱莉风风火火地跑回来了,手里拿着四罐无糖可乐。

    Edgar陈从朱莉手里拿过一罐可乐,打开后,将它放在了安若生的手边。

    见状,Edgar陈身后的女人和朱莉忙将其他三罐打开,然后,四人人手一罐可乐,碰了下杯。

    喝了口可乐,Edgar陈将可乐放下,对安若生说:“给我点儿时间,我先帮你找个合法的身份,方便你出门。在这之前,你,低调行事,少出家门,尤其要注意,不要被别人拐跑哦!”

    安若生点头。

    Edgar陈笑了,他侧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女子。

    接收到了Edgar陈的眼神,女子从自己的手提袋里拿出来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将它放在了安若生的手边。

    “这里面是你入职前的生活费,还有用来联系你老板我的手机。不要再到街上去了,那里不适合你。”说完,Edgar陈站了起来,转身走了。

    “我送您!”朱莉向安若生做了一个“坐着别动”的手势后,跟在Edgar陈身后离开了。

    见三人离开了,安若生将信封打开,从里面拿出来一叠欧元,还有一个手机。看来,工作是定下来了,可以安心吃饭了。

    朱莉很快就回来了,她将Edgar陈坐过的那张椅子搬到了安若生身边,坐下来后,她高声说道:“你老板他很喜欢你,好好干,陈先生不会亏待你的。我跟你说,陈先生很有势力的,有他罩着你,不会有人敢欺负你的,就算那个家暴男找来,他也动不了你。等上班了,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儿,其他的事儿,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不要管。”

    “知道了。”安若生翻了个白眼,示意朱莉戏过了。

    朱莉笑了,说:“我在店里的宿舍住,很安全,你不用担心,吃饱了就回去吧,尽量别出门。”

    安若生点头。

    见厨房里大家都在忙,没有人注意她们,朱莉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一个方形的物体,偷偷地塞给了安若生。

    安若生立刻将东西塞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然后,继续若无其事地吃着自己的饭。

    “你要把这整盘都吃干净吗?有点儿多吧?”看着安若生抱着的那个十点五寸的餐盘,朱莉有些担心她的体重。

    “人家还在长身体。”安若生眨着自己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纯天然,无公害”地望着朱莉。

    朱莉无语,她站了起来,说:“我去帮你打包点儿卤味,拿回去吃。”

    “谢谢朱莉姐!”安若生笑了。

    “胖不死你!”朱莉叹了口气。

    朱莉刚走,安若生听到自己的,不对,是沈念的手机响了。

    沈太太的电话……

    安若生立刻换了张笑脸,接听了沈欣兰的电话。

    “阿姨好!”安若生甜甜地叫了一声。

    “若生,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来家里吃饭啊!阿姨准备了很多食材!”电话那边,沈欣兰柔声说道。

    自己这边刚接触到目标,可不敢搞出什么幺蛾子来,想到这里,安若生说:“不巧,我今天晚上有点儿事儿。”

    “这样啊,阿姨还想着见见你呢。”沈欣兰的声音里带着失望。

    “我这人好吃懒做、不学无术,会让您失望的。”安若生笑道。

    电话那边的沈欣兰也笑了,说:“不用担心,这都不是什么问题。”

    这都不是什么问题?难道,是个女的就行?我的天呐!沈念,你个老大难!

    “既然,您都这样讲了,那,等我有时间一定去拜访您!”安若生忽悠道。

    “好!阿姨一直在家,你随时来!”沈欣兰说。

    “好!”安若生强挤出一丝笑容。

    挂断了沈欣兰的电话,安若生继续埋头吃饭。

    吃完饭,拿着朱莉帮自己打包的卤味,安若生从餐厅后门离开了。

    “直接回去,不许乱逛!”分开时,朱莉嘱咐道。

    “我知道啦!我拦辆出租车直接回去,不去买点心,更不会去看包包。”安若生说。

    “我信你一回!”朱莉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