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摊牌了,我就是那头穿山甲 > 第二十九章 当面对质

第二十九章 当面对质

    正所谓曾经有多敬重,日后便有多不齿。

    随着青蛟府众将排队掉入陷阱,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自己内部必然是出现了叛徒。

    而首当其冲的,便是怀疑到姜东这位整个计划的推动者身上!

    当然,也仅仅是保留迟疑态度,毕竟,出了这档子事儿,人人都逃脱不了嫌疑。

    可就在众人相互猜忌之际,姜东大张旗鼓投靠天狐宫的风声便很快传了出来。

    别问这些被困在地牢中的青蛟府人员是从何听来,反正现在他们表示十分愤怒,怒不可歇,简直愤怒到爆!

    五子棋的友谊小船,是彻底翻了!

    “叛徒,你有何面目来见我等!”

    “畜生,枉女王如此看重你,竟是这般悖主之人!”

    “悖主求荣之辈,你必将不得好死!”

    “若是让大爷脱困,定将生吞活剥……”

    在无尽谩骂声中,姜东越走越近,但不论众将的言辞在多么的不堪,他的面色始终平淡。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大张旗鼓的投靠,肯定会传入这些人的耳中。

    即便他不这么做,九命狐也会命人传播开来,如此才能将他牢牢的绑在一条船上。

    姜东虚手一挥,待得一道能量禁制笼罩了众将,便是叹了口气道:“诸位误会我了,我之所以会选择加入天狐宫,实则是想保全诸位的性命!”

    “呲!”

    “可笑!”

    “你放屁!”

    “你当吾等是三岁稚童?自己贪慕虚荣,竟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姜东不说倒还好,他这一解释,众将的目光更是想要吃人一般,嗤笑不停。

    然而姜东却是不以为意,反问道:“如若不然,诸位岂能至今还平安无事的待在此处,莫非,你们忘了红蛮他三人的下场了?”

    闻言,众将不禁气息一滞,不过看向姜东的目光依旧十分不服气。

    姜东见众将的面色终于理智了一些,再是沉声说道:“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在这地牢之中,缺了我们青蛟府哪一支部族的人?”

    众将心中一惊,纷纷四处张望起来,而没一会便是有不少人瞪大了眼睛,像是明白了什么。

    “蝎隆呢?为何不见巨蝎一族!”

    赤蛤与吴崖对视一眼,内心颇为震动。

    姜东点点头:“看来你们也意识到了,没错,在我等青蛟府之人中伏的那一天,蝎隆就带着族人投诚了,所以,你们还看不穿这一点?”

    “如何我是告密的人,我会蠢到大张旗鼓暴露自己的身份?若非有人刻意散播谣言,你们深处这暗无天日的地牢当中,又如何得知这些消息!”

    姜东的每一个字就像一柄巨锤狠狠地敲击在众将心头,不由得让他们一个个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与此同时,至今都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莫老缓缓摇头道:“女王待蝎隆不薄,缺少动机!”

    姜东目光微微一凝,不禁暗叹,姜还是老的辣!

    而其余众将刚放下的警惕性,再是升了起来,目光不善的等着姜东的解释。

    好在姜东一早便想好了说辞,面色从容道:“据姜某所知,蝎隆原本并不是巨蝎一族的族长,而巨蝎一族原本的族长,也就是蝎隆的大哥曾经便是死在与红蛮的那场护法之争当中!”

    莫老一怔,目光陡然一沉:“你是怎么知道的?”

    赤蛤与吴崖二人也是一脸吃惊的望着姜东。

    因为这件事发生在二十多年之前,除了他们这些老将,很多新人都不清楚,更何况才加入他们青蛟府不到五天的姜东了。

    姜东轻哼一声:“哼!因为这一点,是巨蝎对那九命狐亲口所言,我之所以会加入天狐宫,为的就是打探那幕后陷我于不义之人!”

    闻言,莫老这才重重叹了口气道:“没错,巨蝎一族原本的族长的确死于红蛮护法之手,只不过那是红蛮无心之失,更加之那一战事关第一护法之位,也间接影响到我蛇族一脉的威信,红蛮不得不全力以对!”

    “如果我猜得没错,若是那位巨蝎族的族长未曾陨落,恐怕如今蟾蜍一族与蜈蚣一族的地位必然要低于前者吧!”

    姜东轻笑道。

    赤蛤与吴崖对视了一眼,纷纷苦笑着点了点头。

    莫老更是补充道:“的确如此,因那位巨蝎族族长同样是一位筑基初期的强者,而那时红蛮与之实力皆在伯仲之间,红蛮也是近几年才有幸突破筑基中期!”

    说到此处,莫老忍不禁频频摇头:“哎,那巨蝎族长的意外即便是女王也未曾料到,故而为了补偿巨蝎一族,后面的修炼资源也大多倾斜了巨蝎族,可未曾想到,那蝎隆不思感恩,竟然还一直怀恨在心!”

    护法之争,那都是彼此签了生死状的!

    虽说起初双方都无意致对方于死地,可强者交手一旦打出真火,又哪里能那么轻易收得了手,更遑论二人本就旗鼓相当,容不得半点放水。

    姜东见自己引导的差不多了,继而抛出了自己酝酿了半天的重磅炸弹:“如今一切已成定局,多说无益,而我接下来的话,会直接关系到我青蛟府一脉的存亡,信与不信,尔等自行判断!”

    闻言,莫老等人目光逐渐变得凝重,而看向姜东的目光也已经没有之前那般仇恨,甚至隐隐有些期待姜东接下来的话语。

    “如果诸位相信姜某,愿意暂且臣服天狐宫,我便能够带诸位出去,而只要诸位一脱困,我便可设法救出女王陛下!”

    只见姜东重重一抱拳,面色从所未有的郑重。

    听闻此言,莫老等蛇族一脉的妖修皆是忍不住呼吸都变得沉重了几分。

    只不过,莫老心中一直还有着一事横在心头,如果没有得到答案,他却始终无法再轻信对方。

    就在这要紧关头,莫老的那双灰白眸子陡然一凌,嘶哑道:“姜护法之言的确在理,可在这之前,不知护法是否解答老夫的一个疑问?!”

    姜东眉头不自禁的挑了挑,沉声道:“莫老请说!”

    莫老冷声道:“恕老夫直言,姜护法虽然实力不弱,但在天狐宫却算不上出类拔萃,为何你能成功取信九命狐,甚至能够有权利会见我一众旧部!”

    “还是说,因为你本身就给天狐宫立了什么大功,这才导致,九命狐给予你如此大的权柄!”

    姜东心中一凛,未曾想到这老家伙看问题的角度竟是如此刁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