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摄政王的娇宠王妃醒来了 > 第134章 解咒

第134章 解咒

    老头在厅中围着八卦阵踱了两步道,“你过来。”

    赵霜走近了,乘灵口中不知念了什么,手在她头上拂了一下,就见一道冷光从赵霜的头上中升起,消散不见。

    “你身上的不死药已经解了,但是为了防止快速衰老,你还要在这八卦阵中坐着,念一夜的清心咒,待到明日天明,香炉燃尽方可起来。”

    “多谢师父。”赵霜拱手作揖。

    不死药一解,她觉得身子好像沉重了许多,抬手都有些费力。

    “为师先将这颗丹药给你,”乘灵说着,从随身携带的淡黄色药葫芦中抖落出一粒青绿色的丹药,“此药名为回梦草,能解你魂魄中的封印。不过,那封印解开时,你身上会有挖心般的剧痛,需像今夜一样坐在八卦阵中方能缓解。”

    “多谢师父赐药,徒儿知道了。”赵霜双手接过回梦草,小心放入腰上携带的一个小木匣子中。

    “清心咒你还记得吗?”乘灵问道。

    “徒儿记得!”

    “那为师便走了,你自己好自为之。”乘灵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师父!”赵霜忽然拉住老头的手,挽留道,“您到处云游有什么意思?不如留下来,将来回到上京城的王府中,我给您设一个小道观,保证不比那玉虚观差……”

    “哼!”乘灵冷笑,点了一下她的鼻子,“你这丫头,以为师父会贪恋你的荣华富贵!你那个王府哪里有师父的源清幻境好?”

    “源清幻境?”杨暄回想起静逸师太的话,问道,“道长所说的,可是霜儿前世生活的那座源清山?”

    “不错,”老头得意地捋着胡须道,“源清幻境是我师祖用毕生功力幻化出来的幻境,幻境中时光飞逝,如梦如幻,正适合我们修仙之人培养仙体和增长修为。”

    白鹭和鸿鹄都感觉自己修炼了至少上百年,可在人世却只是短短十几年时间。

    “师父,徒儿后来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要如何才能再找到源清山?”赵霜拉着老头的衣袖问道。

    “源清幻境只会显现给清修之人,你如今……”老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一身浊气,自然是回不去了。”

    师父的意思,难道是说自己清白已毁?

    赵霜抱怨地看了一眼上座的蓝袍男子,都怪他!后者被她一看,也顿时羞红了脸。

    “徒儿是想,既然成了亲,理应请师父去上京城看看……”藕色衫裙的女子不好意思地垂下头。

    “上京有什么好看的?”乘灵嫌弃地一拍她的脑袋,朝门外走去,“为师还要去昆仑山寻仙草,哪里有空去上京?”

    老头话音刚落,身影就消失了。赵霜追出门去,发现早已是无影无踪。

    赵霜依照乘灵所说的,坐在八卦阵中念了一夜的清心咒,到天明香炉燃尽时,才站起身。

    杨暄本来坐在椅子上打盹儿,看见她起身急忙走过去扶住她。

    “你觉得怎么样?”

    “有点儿疲累,”赵霜扶着他走到桌案旁坐下,呆呆望着地上燃尽的香炉,怅然道,“如今,我就是个普通人了吧。”

    晨光熹微,一缕薄纱般的晨雾从门外飘进来。

    屋内灯火未熄。

    二人昨夜都没有休息,便让香夏去传饭,打算用完早膳再去榻上躺一会儿。

    秀兰领着几个下人进来摆了早膳,二人便随意吃了一些。

    “王爷,”门外忽传来凭风的声音,少年脚步匆匆,明显是刚从院外进来,“上京有信来。”

    他们刚到滇西几天,上京还是第一次来信。

    “拿进来。”杨暄用帕子擦了擦嘴,便不再吃了。

    凭风手中捧着一叠信笺进来,看见二人正在用早膳,略有些迟疑地拱手行礼道,“王爷,王妃。”

    “可是上京出了事?”蓝袍男子抬起俊眸,看向那黑衣少年。

    “回王爷,是,”凭风双手递上一封信笺,解释道,“一封是寒仓军急报,说是北凉国兵马异动,像是不日便要南侵,请王爷早做准备。”

    “北凉国为何在此时南侵?”杨暄接过军报,打开看了两眼,长眉蹙起。

    “北凉新帝以两国易市被否为由,联络了北境数个部落,”凭风顿了顿,又道,“或许……还因为您不在上京,上京城中空虚。”

    杨暄瞥了一眼黑衣少年的手里,问道,“怎么还有一封信?”

    “回王爷,另一封……是王府家信。”凭风说完,就见正在低头喝粥的王妃也停下了动作,抬眼看向他手里的信。

    王府家信……不就只能是后宅里的那几个姬妾写的?会是谁呢?

    小方小圆字都认不全呢,应该不会。何玉棋?她刚到王府,能有什么事?

    “是谁写的?”赵霜耐不住好奇,问了一声。

    “是……是怜无写给王妃殿下的。”凭风说罢,将一封信笺双手递给赵霜。

    藕色衣裙的女子在帕子上擦了擦手,便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果然是怜无的笔迹。

    对面的蓝袍男子觉得奇怪,怜无给她写信干什么,便出声问道,“可是府里出了急事?”

    “怜无说……何美人……”

    “咳咳!”

    赵霜话未说完,就听杨暄重重咳了两声,连忙改口道,“何玉棋……进府以后,经常去国公府和宫里告状,还说母亲前几日去过王府,将管家之权暂且交给何玉棋了。”

    她一边说,一边朝凭风和香夏使了个眼色,二人便悄悄退下。

    这些后宅中事,别让下人们听了乱嚼舌根。

    “母亲怎么如此多事?”杨暄还在仔细读着军报,听见她的话不禁尴尬,抬头道,“别担心,等咱们回去了,那管家之权还是你的。”

    “怜无还说,何玉棋的妹妹何玉书是皇上选妃的热门人选,何玉棋如今与太后也来往甚密,在王府中颐指气使的,让我留点心。”赵霜读完了,便将信递给杨暄,“就这些事,没别的。”

    杨暄对这些后宅里的事不感兴趣,摆了摆手没有接信,只握住她的手道,“那你就留点心。”

    他心里想的是,何玉棋一个女人,只要自己不给她脸面,她再怎么样也翻不了天。

    二人用过早膳,又歪在榻上睡着了,这一觉就睡到了傍晚。

    香夏在门口通传,说是冰姬来了。

    赵霜一看时辰,赶紧起身穿衣。要让人知道王爷王妃睡到这么晚,成何体统?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