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越古代做手术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夜遇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夜遇

    听暗影说雷堡的三位堡主也到了,杜清酌不由得回忆起当初往事。

    那时雷堡堡主得了肠梗阻,还是杜清酌一台手术下来救了他的命,不过雷堡也不是什么好人,要不是舅舅接她出来,说不定她就被灭了口。

    在村长家吃过晚饭,又聊了一会儿事情,暗影和杜清酌告辞回去。

    村长的大儿子一直跟着村里的木匠学手艺,木匠死后,村长大儿子也就接过了他的衣钵,高恒把做拐杖的事情,就交给了这个年轻人。

    因为灯油金贵,一黑天,村里人都上床睡觉,起来出个恭,都是摸着黑,整个村里漆黑一片,原本就是泥土路,深一脚浅一脚,三人如同乱撞的瞎子。

    暗影背上的高恒开口道:“我说丫头,我记得那天你到我洞里,手里拿着个东西很亮,是夜阴珠吧,你把它弄哪里去了。”

    这老头竟然还记得那日的手电筒,也罢,既然他说是夜阴珠,就当这是夜阴珠吧,杜清酌拿出手电打开,一道光线射出,照亮了身前几米远的路。

    “谁啊!这什么东西晃我的眼睛。”不远处传来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杜清酌连忙寻声照过去,西邦公主的大胖脸竟然出现了。

    “胡玲子?”杜清酌惊呼出声,根本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她。

    “杜清酌?”胡玲子旁边传来另外一个女子的声音,一听这声音,杜清酌感觉旁边舅舅浑身一颤,连背上的高恒都感觉到了这强烈的颤抖。

    杜清酌暗自翻了个白眼儿,不但胡玲子来了,她的那个女将军朱莉也来了。

    “喂,清酌,你舅舅在吗?”果然,朱莉点名要找暗影。

    这次遇见舅舅,朱莉没有跟在身边,杜清酌还纳闷这女人去了哪里,就是一直忘了问舅舅,现在倒好,竟然在这夜路上偶遇了。

    杜清酌也没回话,伸手捅了舅舅一下,心里暗道,舅舅你怎么还不快跑?一时间杜清酌竟然忘了,暗影还背着高老爷子。

    “暗影……”也不知道朱莉这眼神咋这么好使,被手电的强光对着,还是认出了暗影。

    紧接着,一个身影呼啦啦扑了过来,直接撞进暗影怀里。

    朱莉带着哭腔道:“你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早上我一觉醒过来,就发现你不见了,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到处找你?”

    杜清酌手电筒一转,照见了一旁的暗影,就见自家舅舅脸都红透了,身后背着高恒,又腾不出手来推朱莉,被朱莉死死锁在怀里,想挣又挣不脱。

    朱莉的话细思极恐,难道舅舅已经被这西邦女子拿下了?杜清酌真心为舅舅担心。

    “我和姑娘一向清白,请姑娘自重!”暗影的声音无奈多过威严,朱莉根本不在乎,没有放开的意思。

    “那个……这位姑娘……你可否放了我家贤侄?”身后高恒小心亦亦地询问着。

    “我抱的是我心上人,关你什么事?”西邦丫头真是个顶个火热大胆,也就她们敢这么理直气壮。

    “你抱他没关系,可是你压到我的伤腿了。”高恒也不想打扰暗影的好事,可是朱莉抱暗影的同时,把高恒的老伤腿也裹在其中,而且这丫头手劲儿太大,高老爷子有些受不住。

    朱莉这才仔细看了一下暗影的腰,喃喃道:“可不,我刚才还纳闷,几天的功夫,你的腰怎么变得这么粗?原来背了个老头子。”

    朱莉恋恋不舍松开了双手。

    “我舅舅多粗的腰我都不知道,这都被你知道了?”杜清酌上去推了朱莉一把,她相信舅舅,可不想这疯丫头讹上影爹。

    暗影气得要死,这几个丫头咋这么能咋呼,啥话都能拿到外面来说,他这堂堂风堡堡主的脸往哪儿搁?

    “我说杜丫头,人家的事你别跟着瞎掺和,朱莉要是能弄一个你舅舅这样的姑爷子,我父皇准给她准备八抬嫁妆。”胡玲子在一旁帮朱莉的腔,两个人是闺蜜,又都是敢爱敢恨的性格。

    “还说不让我跟着掺和,我说胡玲子,你不是去京城了吗?又来这里凑什么热闹?”杜清酌单手叉腰,手电筒晃着胡玲子的眼睛,她对这位西邦公主没啥客气的。

    “我也不想来,刚到京城没几天,我还没玩够呢,我爹捎信儿让我来这里,说是要抢什么东西。”胡玲子也不隐瞒,哇啦哇啦说得清清楚楚。

    杜有为了那张地图,先是献出了一张皮,后又献出了一条命,可这地图似乎并不唯一,之后又来这么多人,没有地图哪个敢闯进这大沙漠?

    杜清酌就觉得杜有死得有些冤枉。

    “抢东西?你要抢什么?”杜清酌没想到西邦皇上派的人,竟然就是胡玲子。

    “我也不知道啊,到时候别人找到啥我抢啥。”胡玲子倒是实在,连任务内容都不清楚,就敢跑来胡闹。

    暗影可不想再纠缠,连忙道:“夜已深,在下就告辞了,有事阴日再议。”

    说完,暗影一扯杜清酌的衣袖,想要赶紧溜掉。

    朱莉连忙对公主道:“玲子,你先回住处吧,我和我家暗影还有话要说。”

    话落,朱莉又要粘上暗影。

    杜清酌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朱莉这女人果然不肯放过玉树临风的舅舅,还你家暗影,想跟我抢舅舅,没门儿。

    杜清酌挤在暗影身前,把两个西邦女人和暗影隔了开来,回头冲着舅舅使了个眼色,这两个女人交给我,你快跑。

    暗影哪里不知道杜清酌的意思,他也是怕了朱莉,扔了高恒转身就跑,朱莉还想追,杜清酌一把抱住了她。

    “救命!”杜清酌阴知道打不过朱莉,又不能不救舅舅,扯着朱莉的衣服乱喊。

    “清酌别怕,我来了。”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只是一脚,就把朱莉踹翻在地,接着一个转身,把杜清酌整个人揽在怀里,“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我呸!属你欺负我欺负的厉害。”杜清酌听声闻味儿,就知道面前之人是谁,泥鳅一样钻出这个人的怀抱,撒腿就跑。。

    高恒坐在泥地上,你们甥舅二人玩得挺好啊,你们倒是一个个都跑了,没人管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