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浮魔界 > 第七十一章 星魂记忆

第七十一章 星魂记忆

    那层微弱的精神波动好似传递信息很是费力,过了良久,才传来一道信息“小子,你连我都不认识了?看来这些年来你的轮回之苦比我还要悲惨啊,哎。虽然你换了副皮囊,可是你灵魂深处的那份高贵之息与俯视苍生的威压,我是绝不会认错的。”

    祖脑海中一阵狐疑,难道这精神波动的主人把自己认错了,以为自己是曾经的羽皇?恭敬的在意识海中说道“前辈,我不过是误闯此地的一个无名人族,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与你素未蒙面,还请前辈显出真身。”

    “哈哈哈哈”那层精神波动尽然传出一连串笑声,震得房间内的空气都泛起了涟漪,可是这笑声中却传达出了一丝嘲讽和无奈,“显出真身?哈哈,小子看来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我不过是一缕残魂,一段悲哀的记忆,何来真身?也好,本君时日不多了,在这消散之际,能够再次见到你小子,也算是一大幸事。我就抛出灵魂记忆与我的爱徒相聚一次又如何?只可惜缘到尽头终须散,情到深处盼往生。”

    七颗夜明珠下,无数五光十色的光点闪闪浮现,渐渐汇聚出一个绚烂的球体,球体上荧光闪亮却不夺目,让人看着很是舒适和向往。悬停在夜明珠下缓缓转动,整个房间都被它那柔和的光辉映照的色彩斑斓。

    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悬停的彩色球体,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亲切感,他自知与这球体从没见过,可是脑海中那种难以言喻的亲切感却让他心中诧异,莫非自己真的与这个球体曾经有过过往?

    房间内悬停的球体传出苍老的声音“小子,昔日你拜我为师,一心要踏上成神之路,为我寻回本体,助我再次超生,谁曾料到今日你我师徒相见,却是为师我大限将至,可悲啊可悲。”

    祖看着那旋转的球体,恭敬的说“前辈,我的记忆中没有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那球体中再一次传出“哈哈哈哈”的笑声,震得空间中的涟漪一道道扩散向四下,他缓缓说道“傻小子,这玄皇秘境就是你们当界至强者也不可能毫发无损的来到这里,一切冥冥中自有定数,你该不会是认为这都是巧合吧?曾经你也是叱咤一界的皇者至尊,不会是百次轮回让你变得这般愚钝了吧?”

    祖看着眼前的球体,思绪中却一点记忆也没有,可是看样子这球体绝对不凡,难道自己前世真的曾是那九五之尊羽皇陛下?开口说道“前辈,过往的事情,我的确不记得了,不过既然你我相见必是有缘,还请前辈道出您的身份,也好让我回忆一二。”

    球体中传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叹息声“哎”接着说道“看来你也是经历了无尽轮回之苦,才落得如此落魄啊。为师本是你们这一届所称的仙女星系中的一颗列阳星,本名烈阳星君,归属于伊洛因文明,无数岁月前,在一次对抗暗熵吞噬中,为了守护星域中无数的文明,引爆了自身,陨落在星海之间,漂流了无数岁月,最终坠入这片蛮荒的天地中,可是这个蓝色行星的星魂意志在我进入这片天地时,将我残存的躯体燃烬,最后体碎魂飞,只是凭借我强大的意识力,勉强保下了这一缕残魂,苟活在这片阴暗的空间内。小子虽然你历经磨难转世轮回,再次与为师相见,可是为师已经是油尽灯枯了,再也无法给你帮助了,真是可悲可叹啊。”

    看着眼前徐徐转动的彩色球体,那光色渐渐暗淡,祖的心中莫名的生出一丝悲伤,原来这道残魂是曾经的羽皇师傅,没想到如今就在自己的眼前,可是它终究就要消散了,无尽岁月真是物是人非了。

    抱着一丝安慰的念头,祖说道“前辈,既然你认为我是你的爱徒羽皇陛下,那冥冥中我经历无数轮回来到这里与您相见,怎么可能就此缘灭呢,有什么办法能让前辈你再续寿元?”

    旋转的球体渐渐散去,一道哀婉的声音传出“傻小子,难道你没听说过吗?一鲸落万物生,一星陨浮尘灭。再续寿元谈何容易啊,当年你贵为皇者,寻遍大陆都没能做到,如今你落魄到这般天地,又从何说起啊。”

    祖也是感觉到了自己能力的羸弱,可是依然不死心的问道,“前辈,那你说来听听,只要有办法,我自当会试上一试。”

    那道精神波动慢慢的传出信息“想让我再续寿元,除非你能寻到我当初跨界时遗落的那道灵魂之火烈阳真火,我的这缕残魂可以躲在我的本命真火中,只要真火不灭我的残魂就不会消散。或者找回我曾经破碎的一段残躯,只要我可以魂体合一,那也可以再续数千年寿元。”

    祖听了心中犯难,这烈阳真火,听都没听说过,至于那一段残躯,也是无从寻找,看来是有心无力了。

    那道残魂看着祖脸上泛起难色,接着安慰道“小子,你也不必为难,为师怎么说也活了无数岁月,这生死之事早已看透,前世你小子为为师所做的一切,为师都记在心中了,虽然我已经消散殆尽,可是为师还有这一段星魂记忆留给你,只可惜为师不能在你身边为你指点前程了,一切只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说着,祖面前的空间缓缓浮现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泡沫幻影,幻影中繁星点点,深邃浩瀚,好像其中包含着无尽的星空,让人看上一眼都会坠入其中。

    残魂接着说道“这段星魂记忆,包含着无上大道,你前世凭借着它修炼成皇,可如今我看你资质平平,为师又陨落在即,一切只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伸出双手,祖小心的将眼前的泡沫幻影托在手中,看着里面慢慢转动的星空,心中无比震惊,没想到这世间真有记忆凝实这般匪夷所思的能力,如果这道残魂活着,那他一定已经是神级存在了。愧疚的说道“前辈,受你如此大恩,晚辈真是惭愧,无奈我修为太弱,竟然什么也帮不了你,不知道前辈还有什么愿望未能实现,如果我有朝一日修为上有所成就,定当帮前辈实现。”

    那道残魂听了,“哈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笑声中满是潇洒解脱之意,欣慰的说道“愿望,哈哈,能听到你这句话我就已经知足了,看来我烈阳星君虽然身死道陨,可是我的爱徒终究没有让我走眼,也不忘我苦等了数千年。哈哈哈”

    祖心中也是有些悲伤,若自己前世真的是羽皇,那现在看着自己的恩师即将消散,可是自己无力回天,心中也是五味杂陈,难以言语。可一切都无法改变,只能是小心的将那泡沫幻影收起。

    打开腰间蛇皮袋子,那泡沫幻影刚刚接触袋口,突然上面泛起强烈的波动,一道道精神波动自泡沫幻影上溢出,周围空间荡起一道道涟漪,而蛇皮袋子中不知何物也跟着在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嗡鸣,吓的祖心中一阵抽搐,赶紧缩回了手中的泡沫幻影。

    那道残魂也是惊讶的问道“小子,你身上有什么?好熟悉的感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