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众神降临:开局被赶进地狱 > 第三十章:真正的血脉力量!

第三十章:真正的血脉力量!

    画面播放的很快,北歌在短短的时间内看完了原初人的历史。

    看到最后,最后那名进入地狱那原初人竟然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一道闪烁的光芒从那人脑袋里飞出来,没入到北歌的脑子里。

    就在那道光没入北歌脑子里后,一声暴呵在他脑子里响起,如同九天上的雷霆一般直接将他打回了现实。

    北歌一个激灵从意识空间中退出来,猛地睁开了眼。

    整个小池子里的基因抑制液全部没了,空留一个还冒着烟的池子在哪里。

    月何不知何时到的,此时正站在北锦身后,吃惊的看着还躺在池子底部的北歌。

    第二次了,这是他第二次听到那句话。

    “众神是叛徒!”

    两次听到这句话其中都蕴含着极大的愤怒,甚至这股愤怒的情绪化为了实质性的能量。

    “你好北歌,我们又见面了。”

    站在北锦身后的月何见北歌醒来收起了眼底的诧异,礼貌的打起招呼来。

    现在这两人就是原初恶魔的回到地面报仇雪恨的希望,就连八大氏族的高层见到也得客客气气的,况且他只是一个小氏族的族长。

    所以尽管拥有五阶中期的实力,但他还是得像个仆人一样在北歌兄妹二人身边伺候着,还不敢有丝毫怠慢。

    面对月何的示好北歌并没有领会,他还记得当初是他一矛将地下基地变成一个大坑,手上更是沾染了无数人类的鲜血。

    此时他还在消化刚刚画面最后一幕那团光的信息,不过奇怪的是他明明感觉到里面蕴含了无数信息,但是只有一片教他如何在恶魔与人类只见变化的方式。

    在做了许多努力依然没有反应后,最终他还是放弃了。

    从池子里爬起来,走到北锦面前,调动精神力按照刚刚得到的方法,引动全身那股一直都潜伏在他身体里的神秘力量 。

    随着身体微微发热,随即北歌就变成了一只身材魁梧,面色狰狞的恶魔。

    这不过和其他恶魔不同的是,在他变身恶魔后一柄玄色古剑随之出现在他手上。

    玄色古剑闪动着寒光,轻轻挥动竟有金戈之声响起,宛如那纵横九霄的神雷。

    北锦没什么反应,她身后的月何见到这柄玄色古剑眼睛都看直了。

    “这!这是天玄剑!”

    也不怪月何这么惊讶,这柄剑本是当初和众神开战时铸造的,之所以有那么大名气,还是因为它连斩了一百多名神灵,发生了莫名的进化。

    天玄剑内部有一个微型反物质能量炉,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动力,剑刃上还安装了高频粒子光束,就连天空之城都曾被它削掉过一角。

    原本天玄剑在伟岸的玄女号空天要塞内,作为战略力量使用,只不过在最后的那场大战中,天空之城派出一位不朽神,十位高等神成功伏击了玄女号。

    自此到原初人类进入地狱,天玄剑都不知所踪。

    可是,天玄剑为什么会在他手上?

    北歌也不知道为什么天玄剑在他手上,好像自然而然的就出现了。

    他连天玄剑都不知道,自然不清楚月何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他向北锦示意,北锦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转身对还在震惊中月何道:“月族长,我们想要你们高层沟通,还请你代为转告一下”

    她说的很客气,客气到月何有些惶恐,天玄剑一现月何更加恭敬了,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族长,实力只有五阶,在原初恶魔里还是垫底的。

    谁知道他俩背后有什么?恭敬点肯定没错。

    两人不知道此时月何在想什么,当然他们也不用管,两人许久未见,有好多话要说。

    月何就静静的等候在一旁,等着两人叙完旧,带着他们走到操作台旁。

    一番操作后,面前出现了一道全息投影,不过多时,全息投影里便出现一个一半恶魔一半人类的人。

    那人的体型和正常人类无异,只是一些人体脆弱的地方覆盖了一层熠熠生辉的细密鳞片。

    “大人,这两位是原初血脉的传承者,他们想要见你。”

    月何弓着腰,大气都不敢出,面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八族之一的木族族长,木宏。

    月族本来是不能直接和木宏通话的,直到北锦的出现,让他破格拥有直接和木族族长联系的权利。

    全息投影中的木宏饶有兴趣的看着北歌,以他的阅历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北歌的身份,只不过之前只是知道,今天才见得一面。

    北锦他倒是见过几次,也经常听北锦说起她的哥哥,所以北歌的出现木宏并不是很惊讶。

    “木族长,我想问一下目前针对人类的会议是否开完。”

    北锦问道。

    八族就是当初逃到地狱的那一部分原初人类,经过时间的考验后,这八族才能成为地狱所有原初恶魔的领头人。

    相比之下木族还是比较倾向于和人类亲近的,在原初文明还未毁灭的时候,当时的人类就是原初人类的奴隶。

    那时候木族还是一个小氏族,从那个时候起就对人类很好,不像其他氏族那样随意杀戮人类仅仅是为了娱乐。

    “还没啊,明天就是最后一场会议了。”

    木宏说完,脸上满是歉意,“很抱歉,我也尽力了,但是明天会议的结果不出意外的话会是清剿人类。”

    木宏的话并不出乎意料,北歌来道恶魔的底地盘就是为了改变这个结果。

    又说了几句后,对面便离开了。

    月族和木族之间是有空间门的,毕竟是附属于木族只不过现在能源紧缺,空间门开启需要的大量的资源。

    以目前月族的家底根本不够开几次的。

    这次到是个例外,现在月何对两人的要求简直就是有求必应的态度。

    实在是天玄剑太有名气了,斩下天空之城一角的战绩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做到的。

    北歌早就将天玄剑背在了身后,在月何的带领下来到一个小房间。

    房间看着简单,光是门口的守卫就有五六个之多,都是四阶巅峰的高手,可见月何对这间小房子有多重视。

    这间小房子就是月族的传送站点,在地狱里原初人许多科技都用不了,能使用的这些自然是在宝贝也不为过。

    守护在传送站点周围的恶魔见到是族长,纷纷避退。

    进入传送站点需要月何的认证,他认证完后,门终于开了。

    虽然外面看着显得科技感十足,但是传送站点内部确实十分简陋,只是地上密布着银色的花纹。

    月何带着北歌二人走进房间里,撕开胸口的鳞片,从中掏出来一个闪烁着红光的六棱柱晶体。

    将六棱柱晶体插进房间正中心的一个凹槽中。

    一时间整个房间都起了连锁反应,以晶体为中心光线顺着地上的花纹向外面延伸,整个传送站点很快就被一道道绚丽的光线笼罩,像是一个用光编织成的笼子一样。

    随后随着中心的六棱柱晶体的红光越来越盛,三人同时消失在了小房间里。

    熟悉的眩晕感袭来,虽然已经有了一次体验,但是每一次传送他都觉得很难受,好像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想要出来。

    原初人类的传送技术是利用量子纠缠原理,先把身体或者物体转变为量子状态,在利用量子纠缠从一个点传送到另一个点。

    也是因为原初人类的基因科技同样发达,不然普通人类使用几次身体基因就崩坏了,也就是注射了基因药剂的人才能承受这种力量。

    三人传送到了木族的传送站点,相比于月族,木族不愧是大族,就连传送站点都比月族这个可怜巴巴的小族大气许多。

    木族守护传送站点的恶魔见到三人的出现立刻迎了上去,看来是早有等候。

    其实这也正常,两个传送站点要想实现互相传送是需要使用能量为引子来沟通的,如果一方拒绝传送或者接受传送,那么传送站点也使用不了。

    “你们好,我叫木沐,族长已经命我在此等候多时了。”

    木沐彬彬有礼,如果忽略恶魔的身形,他一定是一个帅气且绅士的人。

    他的目光在北歌手上的天玄剑上扫过,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惊讶。

    带着三人去找木宏,身为八族之一的族长,每天要处理的工作还是很多的,况且现在地狱的环境开始恶化,原本资源就匮乏的地狱,再加上人类,也难怪原初恶魔要计划清除人类。

    就算是一副恶魔的样子月何此时的面色看着也不是很好,刚刚那个从他鳞片下面掏出来的六棱柱晶体是他的力量源泉。

    开启传送站点需要庞大的力量,他一个五阶巅峰一下子传送三个人确实也不好受。

    实力眼见着掉到了五阶中期,要想修炼回来不但需要时间,还需要一份不小的资源。

    看起来现在恶魔以压倒性的优势在屠杀人类,着实是恶魔的日子也不好过,地狱本就贫瘠,大多数矿脉和各种其他的东西所在的区域都在广袤的岩浆覆盖的区域里。

    普通的恶魔根本连靠近都做不到,只有实力高一点点恶魔可以进入这些地方挖掘矿脉等等。

    要不是及时的研究出了恶魔形态的修炼方法,现在地狱里那会有原初人类,早灭绝了。

    一行人走了半小时才来到木宏所在的房间,刚到门口门就打开了,屋子里面坐着的恶魔正是木宏。

    “木沐,你先下去吧。”

    挥手让木沐下去,月何也识相的跟着木沐走了房间里只留下他们三人。

    “你就是北歌?”

    木宏说着北歌的名字,却把目光看向北歌背后的那把天玄剑。

    说了一句话后木宏又陷入了沉思。

    北歌两人不明所里,静静的等木宏开口。

    “我知道你们来是为了什么,我可以帮你们,但是……”

    北歌二人面露喜色,有人帮忙自然是好事,但是木宏又把目光转向了天玄剑,他没说怎么帮人类,开口聊起了别的事情。

    “北…北歌是吧,你知道你背后这把天玄剑的来历吗?”

    北歌到是听月何说过几句,锵的一声拔出天玄剑,道:“听说是玄女号空天要塞的战略级武器。”

    木宏摇了摇头,“你说的并不全对,天玄剑不只是武器,还是引子。”

    “引子?”北歌显然没有搞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有了天玄剑,就可以籍此传送到玄女号上。”

    木宏盯着北歌,一字一句道。

    感受到木宏语气中的激动,北歌更疑惑了。

    “玄女号空天要塞不是早在始纪元就被众神毁灭了吗。”

    他的所传承的记忆中清晰的记载了玄女号哪一战的惨烈。

    “没错,玄女号确实是毁了,但你知道后来玄女号去了哪里吗?”

    听到木宏说到这,北歌翻遍了记忆,发现那次大战后确实玄女号没了踪影,只知道后来的战争中再也没见玄女号的影子。

    “难道………”

    北歌想起了一种可能,忍不住出声问道。

    “没错,当时玄女号确实是遭受重创,被迫离开了战场,但是玄女号使用的是生命合金,这种金属是具有恢复功能的,虽然恢复的速度很缓慢。”

    他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并且说出了一段连北歌都不知道的历史。

    如果按照木宏所说玄女号没有被彻底摧毁,而是遭受重创被原初人类藏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那么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借助玄女号上的传送阵返回地球了?!

    想到这两人并没有木宏想象中那么激动,能回去有又怎么样,打的过众神吗。

    木宏显得有些尴尬,继续说:“你们也别太高看现在的众神了,他们现在连个天空之城都保不住,早就没落了。”

    他说的是实话,原初人类被打的这么惨只能被迫进入地狱,众神他们也不好受,只能说是惨胜,最后也只能简单重建天空之城躲在天上苟延残喘。

    现在的天空之城和之前众神最强盛的时候比差远了。

    “北歌,你就不好奇为什么你变身后会出现天玄剑?”

    木宏说出了一段不存在历史中的信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