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恋墨如初 > 第三十四章 太晚

第三十四章 太晚

    林墨请燕禾扬坐在中间的位置,她和翟念甜的坐位离火锅稍远。

    陆轩想给林墨夹东西吃,碍于祁彦在这,他不好做得太过明显,所以给燕禾扬、翟念甜、林墨都轮流夹了菜。

    翟念甜受宠若惊。

    祁彦有样学样,结果刚夹住的一块鱿鱼又“哧溜”一声滑入了锅里。

    “陆轩,我跟林墨明天就回去了,你平时好好跟同事相处,过年要是又回不去,记得给姑姑打电话报平安。”

    “嗯。”

    用完餐后,林墨和翟念甜去洗碗,陆轩和祁彦帮忙收拾桌子。

    燕禾扬从屋里拿了几个小礼盒放茶几上:“差点忘了,羽芹让我带给你们的。”

    祁彦问陆轩:“羽芹是谁?”

    “他老婆。”

    “呃,靳成说他是你们老师,看起来挺年轻的,估摸岁数跟我差不了多少。”

    “比你大八岁。”

    祁彦呆若木鸡。

    靳成却没想到,连自己也有份,于是乎捧着小礼盒就要热泪盈眶。

    翟念甜忙完后,燕禾扬递给了她一个。

    缓缓打开来看,里面是一颗和田青玉的平安扣,质地细润,纯净无瑕。

    她眼眶有点酸涩:“谢谢。”

    祁彦在一旁眼巴巴的望着。

    燕禾扬数了下,除了陆轩的,还多了一个,他拿给了祁彦。

    祁彦感到今天完美得毫无缺憾了。

    他回去后,林墨问陆轩:“燕老师急着回去,家里有什么事吗?”

    “他要当爹了。”

    林墨睁圆了眼睛。

    回程的飞机上。

    为了杜绝再发生翟念甜这类情况,燕禾扬想了解一下来龙去脉。

    “林墨,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

    林墨觉得,这个话题有些难以启齿。

    “就是以前上学的时候,燕老师,失礼了,”她手心有点出汗,“她最开始是认为你长得很好看。”

    燕禾扬:“......”

    “每次上英文课,她几乎都在看你,高二那年,有天她不舒服,在你办公室休息......”

    燕禾扬低头望着手中的纸杯。

    上课有学生看他这种事,他是真没印象,毕竟是在讲课,很多学生都在看他。

    陆轩他们高二那年......

    拜良好的记忆力所赐,他想起来了那件事。

    上午最后一堂是英文课,他拿了课本准备离开教室。

    “念甜,你怎么了?”

    “我肚子疼,头很晕......”

    林墨惊慌失措:“燕老师,请你来看一下!”

    他刚下了讲台,闻声立即朝她们走去。

    翟念甜伏在桌子上没动。

    他拿出手机:“别慌,我叫救护车来。”

    翟念甜略微抬起头,面色苍白:“燕老师,不用去医院,我每月这个时候,都有点不舒服,只是这次严重一点......”

    他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还能走吗?先到我办公室休息一会。”

    他扶着她往办公室走,林墨拿着他的课本跟在后面。

    班主任办公室和教室在同一层楼,很快就到了。

    他让林墨去医务室帮她拿药。

    翟念甜在椅子上休息,他给她倒了一杯热开水,看她微微发冷的样子,又把西装外套脱下来给她盖上。

    等她吃了药,感觉好一些了,就扶她慢慢下楼,而后开车送她回家。

    就因为对学生的一次恻隐之心,竟然酿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

    难道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他都要“见死不救”?

    燕禾扬陷入了矛盾。

    在C大的第三学年,林墨拿到了英语六级成绩报告单,分数580,何语慧的分数则是602。

    俞姗和郭小涵只差一点及格,两人表示要再接再厉。

    凌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我可能年龄大了,耳朵不太好使,麻烦你再说一遍?”

    俞翰此时的内心是抓狂的:“他说,让你儿子跟我女儿,联姻。”

    凌柯珩觉得有些人的想法已然荒谬得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上次我跟你谈的,你没跟他提过?不是,都过了二十年,他还来这一套?”

    “我说过,俞葶也说过,都被他打出来了,我能怎么办?这次真不关我的事,我只负责传话,你以为我愿意把女儿送来当第二个俞葶?”

    鉴于凌柯珩那看似含笑实则恐怖的眼神,俞翰没敢继续挑衅:“我回去怎么跟老爷子说?”

    凌柯珩示意崔秘书把东西拿来,俞翰已经有了预感。

    拿到手上一看,果然,纸面上“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面向着他,仿佛带着嘲意。

    “这就是我的回答。”

    C大。

    俞姗连续两个周末都留在宿舍。

    何语慧好奇:“你是打算要用功读书了?”

    俞姗神情委顿:“我怕我爷爷,不想回去。”

    林墨也问:“为什么要怕,你家的规矩很严格吗?”

    “还好,父母对我要求比较宽松,然而我爷爷是家里的一座山,有他在那压着,我们经常都感到缺氧。上次回家,他把我叫去书房,竟然说要给我安排一桩婚事,可是对方我连见都没见过,我说我还在上学,他却说可以先订婚,毕业再结婚......”

    何语慧理出一点头绪了:“这就是上流社会里,为了巩固家族利益的那种联姻?

    “我姑姑以前就是这样结的婚,可是我从没见她开心过......噢,我不想变成她那样。”

    家里的事情,俞姗了解得大致不差。

    早期的时候,俞家是腰缠万贯的外来户,想借助凌家的人脉在C市站稳脚跟,而凌家在本地根深蒂固,当时因修建酒店致使资金链紧张,周转困难。

    双方一拍即合,达成了合作。

    各取所需而已,这种事在生意场上已是屡见不鲜。

    可凌家今时不同往日,爷爷也太贪心了。

    凌宅。

    凌栩幽幽开口:“爸爸,你要跟妈妈离婚吗?”

    凌柯珩在电脑上看资料。

    “谁告诉你的?”

    “你跟舅舅打电话,我听见了。”

    她很早以前就知道,父亲不喜欢母亲,平常与她基本没有什么交流,当然也不会吵架,他们相敬如“冰”。

    她还有个哥哥,这个秘密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

    父亲很想念哥哥,有时在手机上看那些演出的照片和视频看得入神,连她从他身后经过都没觉察到。

    她恨过那个素未谋面的哥哥,要不然,她还能去恨谁呢?

    凌柯珩把电脑屏幕合上,看了女儿一眼:“如果我们离婚了,你愿意跟着谁?”

    他一旦做出了某个决定,就不会易辙改弦。

    何况这个想法也不是朝夕之间产生的。

    “我跟着我妈吧,不然,她就什么都没了。”

    “我不勉强你,不过即使你跟你妈回俞家了,什么时候想要再回来住都可以。”

    凌柯珩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既然此事已经提上日程了,他打算速战速决。

    R酒店的雅间。

    圆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色香味俱全的那种。

    俞翰的心中很是无力,此情此景,很像是一场鸿门宴。

    凌柯珩很快印证了他的想法:“俞葶已经持有凌氏3%的股份,协议上写了,我会再转让5%给凌栩,他是不是老眼昏花了看不见?”

    俞翰面色尴尬。

    凌柯珩冷睨他一眼,扔了一个文件夹到桌上,这是他留的后手。

    “凌氏旗下的M快餐连锁想必你应该很了解了,我会把它转到俞葶名下,这是我最大的让步,其他的,他想都别想。”

    虽然他并不认为欠她许多,这二十年,他已尽力维持对婚姻的忠诚。

    “如果连这都不满意,那我们两家下次只有在法庭上见了,我倒是没什么,不过据我所知,老头子是很爱惜脸面的,别到时候......”

    俞翰回了俞家别墅,站在离他爹两三米远的地方把凌柯珩的话复述了一遍。

    年近古稀的老人脸上布满了皱纹,他没像以往那样大发雷霆,只是眸色晦暗难明。

    年底的某一日,凌柯珩与俞葶办理了离婚手续。

    俞葶不想回俞家别墅,她爹也不会欢迎她回去,而她以前就在别处置办了房产,现在搬家公司的人正在把她的东西陆续往外搬。

    在这呵气成霜的冬日里,心头多少添了一缕怅然若失。

    从此,就要形同陌路。

    凌柯珩今天没去公司,她望着他,终是心有不甘:“你是不是就要去找他们俩了?”

    凌柯珩蹙了眉头,并未答话。

    她无奈之余,还感到了自己有几分可笑。

    明知故问。

    或许,该释怀了,她还有女儿,这个坎终究得迈过去。

    时间太久远,已经有点记不清他和她最初的样子,但那一刻的春心萌动,仿佛还存留了些许印象。

    而现如今,在他的生命中,关于她的部分就这么平淡地落幕了。

    只应了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冬日的夜晚,街道上行人稀少,显得冷冷清清。

    陆雅萍有两年多没见到儿子了,想到他今年可能又回不来,心中不免升起了一股淡淡的愁绪。

    她步伐很慢,穿过小区的园子,爬了好几层的楼梯,才终于停在了自家这扇门前。

    门的旁边,立着一个笔直的身影。

    她瞳孔猛地收缩,整个人瞬间变得僵硬。

    他声音醇厚,带有一丝沙哑:“雅萍,对不起,太晚了。”

    话里的含义,自然不是今天天色太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