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这个仙子有点茶 > 第19章救命之恩

第19章救命之恩

    赢洄胡乱的摇摇头,“没,只是刚刚看了个话本子,里面就是这么说主角的,我没听说过,便想来确认下,那话本子说的到底对不对。”

    应溶听了,拍了拍她的脑袋,感叹道:“十一妹,回家以后好生上课,那话本子还是少看为妙。”

    赢洄有心再问应溶等人借上些筑基期的疗伤丹药,可是,刚刚收了那么多礼物,再张嘴就显得贪得无厌,吃相太难看,再者,她刚刚问的问题,现在立刻就需要疗伤丹药,还是要她用不上的筑基期的,实在太过可疑。

    思来想去,她便放下了这个想法。

    回到房间,闭眼再次回到了琅嬛界。

    看着少女苍白的面容,赢洄拉住少女纤细的手腕,微微探出一缕木系灵力。

    从之前所看道的打斗便能发现,这少女是有木灵根的,木灵力又主生机,只要小心些,绝不会伤到少女。

    那一丝木灵力刚一探进少女的经脉当中,便立时被经脉之中横冲直撞的肃杀剑气绞杀的一干二净。

    幸亏赢洄及时的扯断了和那丝灵力的联系,不然极可能引狼入室,将那剑气引入自己体内,凭她这点修为,必然要吃上大苦头。

    赢洄擦擦头上的冷汗,放弃了查看少女的身体,那剑气在经脉之中肆虐,就是不看,也知道身体之中必然是一塌糊涂。

    她倒出一枚黄芽丹,喂进了少女的口中。

    这是赢洄所拥有的所有丹药中,最温和,也是此时最适合少女的丹药了。

    那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一股甘甜丹液,滑进了少女的喉咙。

    赢洄便感觉那少女的眉头好似微微蹙了蹙。

    有反应!

    赢洄便又喂了一枚。

    “姑娘,黄芽丹珍贵难得,你还要拜师,咱们的储物袋又没了....”

    福伯知道自己僭越了,但是他实在是为两人的未来担心。

    “福伯,我...”

    赢洄也知道自己这丹药很可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只是投资总是有风险的,这丹药来的轻松,她便想赌一把。

    “福伯,咱们用了人家的船,就当是付船资了,行不行?”

    福伯无奈的摇摇头,“就随姑娘。”

    福伯心里却是想的,姑娘真是和从前不一样了,以前的姑娘虽然也是娇憨可爱,却有些唯利是图,对丹药灵石看得十分重,他当时当心她为外物所迷,失去本心。

    现在这样,不是正和他意吗。

    却不知道,赢洄现在已经不只是唯利是图了,还知道放长线钓大鱼。

    少女的眉皱的更深了,连手指都微微动了动。

    赢洄赶忙将剩下的黄芽丹一颗颗的喂了下去,直到所有的黄芽丹,只剩最后两枚上品丹的时候,少女终于睁开了双眼。

    赢洄到最后也十分心疼,只是,已经喂了这么多,放弃了就是功亏一篑,前期投资就都打了水漂,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喂。

    一见少女醒来,她十分麻利的将手上那枚欲要继续喂给少女的黄芽丹收了回去。

    速度之快,好似那黄芽丹根本不存在。

    少女刚一醒来,便见到这一幕,忍不住牵起嘴角笑了笑。

    “前辈你醒啦?”

    少女挣扎着想要起来,赢洄赶紧伸手将她扶了起来,扶着少女靠在小船的船帮上。

    就这点动作,哪怕是有赢洄帮忙,对少女来说仍是十分不易,身上伤口似乎被牵动,让她忍不住的一再蹙眉。

    “多谢姑娘老伯救命之恩,季明月没齿难忘。

    还望两位恩公告知姓名,他日必定厚报。”

    “我叫赢洄,那是福伯,刚刚有几只海兽在撞船,福伯将它们杀了,现在要把船驾的远一点,省的被后来的海兽围困,不方便过来见前辈。”

    季明月抬起胳膊,对着福伯遥遥一礼:“多谢福伯。”

    福伯一边驾船一边回道:“前辈要谢就谢我家姑娘吧,老奴只是听命行事。”

    见季明月还要谢,赢洄阻拦道:“前辈莫要再谢了,我和福伯在海上飘了许久,直到遇到前辈所乘小船,方才得以稍加休整。

    前辈好生休息,养好伤了咱们再好好说话。

    我和福伯的储物袋都被船上的人夺了,身上的东西不多,没办法帮前辈包扎伤口,前辈你那里可有什么伤药?我来帮前辈上药。”

    季明月轻轻摇头,“我伤的重些,识海混乱,恐怕一时半刻打不开储物袋。”

    晴天霹雳,不外如是。

    赢洄不禁愁苦起来。

    季明月却将储物袋拿了出来,递给赢洄。

    “我的伤一时半刻无法恢复,神识难以调用。

    我教你一个法子,你将储物袋上的神识烙印抹去,重新认主,就可以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了。”

    “这,不太合适。”

    储物袋基本上就是修士的全副身家了,几乎藏着修士所有的秘密,觊觎别人的储物袋,与生死大仇也不遑多让。

    所以,就算是季明月主动提的,就算是这个办法对几乎深处绝境的三人来说,是最好的办法,她仍然十分犹豫。

    “到了这种地步,何须再讲究那么多,况且两次救命之恩,这储物袋送给赢姑娘作谢礼也不为过。”

    季明月说的坦诚,赢洄也不再犹豫,她们一个重伤,两个修为低微,还身无长物,在这海上,急需资源补给,此时计较这些,确实不智。

    季明月还没有说该怎么抹去神识,就听她肚子中也是“咕噜”作响。

    季明月筑基许久,早就辟谷,都快忘了肚子饿的感觉,这一次修为跌落,就连身体,也受不了了。

    “我和福伯在海上飘了几天,之前又一直被关着,许久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前辈,不如我先去捉条鱼来,咱们吃饱了干活也有力气。”

    季明月点点头,看着赢洄忙乎。

    只见不大的小姑娘虽然一身狼狈,却极为鲜活,只见她扒在船帮上只将头探出去,手上捏着法诀,蓄势待发,突的,一道金色利刃自她手中一闪而过,海中便有一抹血腥气飘来。

    只见那小姑娘又是一抬手,一道绿色藤蔓卷起一条三尺长的大鱼。

    赢洄欢呼一声,想到即将入口的热乎乎的烤鱼,口水都快低落下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