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救命!我真的吃不下了 > 第18章:还想挑拨离间

第18章:还想挑拨离间

    白麓的行动力实在没得说的。

    灵甲才刚刚搭好简单的灶台,从行李堆里翻出那口白鹭执意带上的大铁锅。油锅刚热,便又有一位阿婆过来爱怜的看了看小青:

    “好孩子,等阿婆把帽子做好,你必不能像现在这样倒霉了……多俊的小孩啊!也不知道这灵潮变的瘌痢头,以后还能不能好?”

    这话说得,小青一时竟不知该感动,还是该心酸。

    老太太伸手拢了拢他的头围,估算出尺寸就回去了,灵甲却不耐烦的撵他:

    “你离得远点,披头散发的,待会儿火撩着了怎么办?”

    公子如今可缺不了这东西。

    好家伙!这话简直扎心。

    就这丝丝缕缕的不规则头发,哪还有被火烧的资格呢?

    小青恨恨瞪他一眼:“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秃成这样子过——当初你那一剑,必定是坏了我身上的风水运道!”

    所以才会一次秃,两次秃……

    未来,搞不好还有第3次呢!

    灵甲瞠目结舌。

    他无语道:“我只削了你一个顶,是白麓把你削成这个狗啃样子的!”

    “你懂什么?”

    小青拒绝他的挑拨离间:“你削我头顶是故意的,姐姐虽然迫于生存才对我动了手,但你看,她还找阿婆给我做帽子呢!”

    “而且她也是为了我们的行李!如果你们听姐姐的,现在就可以铺十层被褥了!”

    灵甲沉默了。

    ——这些年他跟公子闯荡在外,终究是见识少了。

    不行,倘若公子的病一直不好,岂不是永远都要跟这两人待在一起?

    这样下去,脑子都会坏掉的。

    他一定要想出办法,尽快带公子到达云州!把病治好!

    ……

    时阅川这一觉睡到入夜,茅草屋前的大片空地上堆了许许多多的男人们,连带着堆着的,还有更多的粮食衣物。

    村里如今这个情况,也不分什么你啊我的。里正正对着单子,一点一点的企图将所有东西分配好,每家每户按人头往回拉。

    这么庞杂的统筹题,显然难坏了这辈子最大经手钱数就是税粮的老里正,只见熊熊火堆前,他老脸的褶子都堆叠在一起。

    倒是白麓此刻被一众大姑娘小媳妇们围着,诉说着他们家男人不好开口的那些感激之情。

    “阿麓啊,多亏了你!要不那五口猪都赶不回来!”

    “是啊,这么肥的老母鸡,这城里人逃难带只鸡怕什么?怎么这也不要呢?”

    “哎哟,看这棉布,阿麓啊,还是你看的仔细。原先在布店里,那可是要32文一尺呢!”

    “看这白米,阿麓说的地方一找一个准……要不可带不回来这么多东西!”

    “就是,要不是大家伙儿在城里又看到了那什么灵潮漩涡突然出现,咱们住进去多好呢……”

    “那不行,那边都没有地,坐吃山空的,长久下来可怎么办呢?”

    ……

    白麓坐在火堆前,听着大姑娘小媳妇们的花式追捧,手里捧着一碗热乎乎的粥,心里也是美美的。

    就有一点——灵甲太过谨慎,不肯在人多的地方动他们的腊肉腊肠熏鱼之类的,如今这粥里只是简单放了些野菜,并一些碎到不起眼的火腿末……

    好吃是好吃,就是还不够劲儿。

    看来,也不能在这里待太久。

    她看着周围的漫漫水波,此刻问道:

    “各位嫂子,我们这趟是要去鹭洲的,听说咱们村有个小路……现如今好不好过去?”

    有小青在,水路应该也无妨。

    坐在她身边的大娘沉吟了下。

    “怕是不太好过。”

    “官道那里四周都是烂泥滩,底下的泥浆好像会流动似的,进去了就爬不出来。”

    “但是咱们这个小路,原先是要从碧波潭的大堤上走过去,再翻过那个山头的。”

    但如今,大堤早已经破了,碧波湖的湖水仿佛用之不竭,哗啦啦的瀑布流淌下来,根本没见水少。

    那瀑布高悬,冲击力十分之大。

    ——根本过不去呀。

    白麓也皱了皱眉——这可不好办了。

    大娘给他简单解说了一番情况,随即又跟众人陷入了对这些米面粮油的讨论当中。

    白麓放眼看去,个个脸上都是满足与激动。

    唯有坐在火堆边的里正,愁眉苦脸,俨然陷入高数挣扎中的学生。

    她于是笑眯眯走了过去:

    “里正叔,要不我帮你清点分配一下吧,多个人尽快把事定下,大伙夜里也能睡个安稳觉。”

    感谢九年义务教育,如今还是有些优势的。

    ……

    月上中天。

    温度已经降了下来。

    四周水声静谧,倒映着天空银白的圆月,倒生出不一样的粼粼微光。

    时阅川已经坐了起来。

    饱睡一觉的感觉,令他此刻有些放松,便用手撑着额头,侧身听灵甲讲着他打听来的情况。

    “……大堤是被灵变的野猪撞坏的,因此破损的地方实在太大,倘若咱们不要这些行李,公子,我应该能背着你过去。”

    他们习武之人,再加上也经过灵变,倘若不是太远的距离,太强的冲击,应当是可以过去的。

    不过,水的力量绝非等闲,为了保险起见:

    “公子,明日我先上大堤仔细探查一番,先试一遍稳当的落脚点,咱们才能尽快离开。”

    恰逢白麓把前头的事料理好,此刻走了过来,下意识接道:“不用那么麻烦,我刚把东西分配好,里正叔说了,实在没啥可报答的,明天让大力伯带我们上大堤。他家原先就在那边,从小到大,整个碧波湖没有他不熟悉的。”

    如今大堤可危险呢,不是真心实意的,根本没有村民愿意上去。

    时阅川:……

    灵甲:……

    二人忍不住反省了一下——他们这些年走南闯北,是真的有过调查经验的吧?

    怎么……怎么想起过往的经历,如今这么别扭呢?

    …

    倒是小青觉得理所当然,但此刻仍是犹豫道:“姐姐,我的帽子还没做好……”

    如今这副模样,可不好出远门见人的。

    “没事!”

    白麓体贴极了:“明天就是去探查一番,你帽子没做好之前,咱们肯定不会走的!”

    她刚看到了,阿婆的帽子都收边了。

    小青高兴极了,顺带还得意地瞪了一眼灵甲,眼神中的意思明明白白——

    【你这个阴险小人,姐姐对我这么好,照顾我的自尊,你白天居然还想挑拨离间!】

    灵甲深吸了一口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