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牙医签到:开局震惊全世界 > 第一百章 那就你自己解决

第一百章 那就你自己解决

    最先找出的是一张名片,一张写着“刘天雄”三个字的名片。

    这张名片很具有特点,因为它就一个名字和一串电话号码。

    “刘天雄”三个字单独占据一面,电话号码也单独一面。

    林阳没有再犹豫,直接拨下这11个数字有七个是“8”的终极靓号。

    “喂,哪个?”

    “您好,刘老吗,我是林阳。”

    “哈哈哈哈小林啊,老头子我可算是等到你的电话了,你可真沉得住气!”那边刘天雄苍老的声音雄厚有力,上来就是一阵爽朗的笑。

    “你打出了这个电话,才说明你真的认可了我。老谷和老陈早早就给我打了招呼,要是你今天再不给老头子打电话,我就只能把准备好的东西丢给他们了。”

    “能帮你的东西我早就收拾好了,等下我让阿福登门去找你,和你当面说!对方耍的都是些小手段,你是想试试自己解决,还是我帮你全部解决?”

    刘天雄似乎等林阳这个电话等了很久,一接起来就是巨大的输出量,说得林阳都有些懵了。

    刘老这话说的好像这事情是很容易就能解决的事情?可是他怎么感觉这事很大啊……

    “我……我想自己试试。”林阳早就下了决心。

    佛系的人在逐渐被系统和身边的人改变,在被推着走。

    还有就是,林阳也想看看,能不能在保全系统的情况下,把这个事情完美的解决。

    “行,那就你自己解决,你们现在的孩子,就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看到的都是干净敞亮的东西,是该看些腌臜龌龊的长长见识!”

    “谢谢您,刘老!”林阳诚恳地说道。

    “刚刚才说你认可了老头子,这下你就来客气了?谢什么,这件事不算你人情,下次找个大点的事给我打电话!”刘天雄说的话让林阳心中又是一暖。

    林阳在感动间挂了电话,心中五味杂陈。

    有人帮助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那我帮助别人的时候,他们心中会有那道暖流游过吗?

    以前他从来都不理解所谓的“人脉”是什么,他也从来不喜欢和那些戴着伪善面具的人在酒桌上言笑晏晏,下了酒桌之后就撕掉各自伪装,路上遇见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现在他似乎有些明白了,酒桌上那些围在身边欢庆满堂的不是人脉,在潦倒时伸出手给自己温暖的才是人脉。真正的人脉,不是套路,而是真心;不是数量,而是质量;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

    照刘天雄所说,阿福已经出发过来小区了,有些什么事一定要当面说?

    林阳也不再多想,他选择打开了电脑,第一次下载了那个叫做“唯博”软件。

    找了老半天才找到传说中的热搜。

    热搜榜第一“《我的偶像们》正式开播!”,热搜榜第二:“《问责》——问胡作非为的医生究竟该如何担责?”

    写得倒是大气磅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社论呢。林阳撇撇嘴点了进去。

    然后……

    然后他就被网暴了。

    虽然以前在视频的弹幕里也看过骂自己的,但唯博的骂人水平似乎格外犀利。

    脏话不堪入目,林阳皱着眉忍着怒气,一条条地翻着,但翻着翻着就发现了一个神奇的事情。

    每个骂人的评论下面都或多或少有人在维护他,但有一个名字是从头到尾一直出现在每个评论下面的,这个名字叫“北都有个小混混”。

    他忽然有些不气了,一开始以为是狗血的剧情,自己的爸妈在唯博领域默默地维护他。

    后来一看这个“北都有个小混混”回话的内容,似乎画风不太对啊?

    评:“什么丧心病狂的医生,有没有素质?”,回:“你有素质,喷的时候怎么不脱裤子?”

    评:“这医生就一畜生!”,回:“呵,你畜生不如。”

    评:“怎么会有这样的医生,还有什么能拯救医疗界的?”,回:“您麻痹。”

    评:“医德医风败坏。”,回:“滚。”

    ……

    林阳看到后来自己都笑了,这个小混混的说话风格怎么贱得那么像一个人?

    正看着呢,忽然电话响起来了。

    一看,想曹操曹操就打电话了,小贱人来电话了。

    屏幕上是三个字:“黄儿子”。

    林阳嘴角不自觉勾起一个弧度,接起电话就道:“喂,儿子想起来给爸爸打电话了。”

    “草你大爷的林孙子!你丫从来不看唯博,苦了你爷爷,老子帮你骂人骂到手都酸了,你知不知道!”

    “黄儿子”是林阳的大学舍友,上下铺。是除了他之外另一个得以留在北都口腔医院实习的孩子,全名叫黄士仁。

    咳咳,和那个地主同名不同字……

    “我看见了,您的嘴真脏。”林阳笑骂道。

    “草,你看啦?我说怎么忽然有人在一个一个评论赞我呢?不是你吧?”黄士仁的声音很独特,平时有些温润,但一骂人就尖利起来。

    “哈哈,是我,我刚刚下载的唯博,正在欣赏你的大作。”林阳心中很是温暖,这是真正的兄弟,啥也没说就先维护他。

    “听你这声音,心情还挺好?怎么没要死要活的?我还以为就你那伪文艺伤春悲秋的性子,早就踹凳子上吊了。”

    “这不是为了和你说上最后一句吗。”林阳跟着嘴炮贱人一说话,也忍不住开玩笑。

    “真的假的,你行不行啊。说真的,要不要我请假过来富州一趟?”黄士仁的声音严肃了起来,温润的声音颇像儒生。

    林阳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他不太擅长直接表达情感,现在他有些感动。

    “不用,有贵人帮忙了,应该能解决。”林阳也正色道。

    开玩笑是两人打招呼的方式,但说起正事两人还是很认真的。

    “你这小子可以啊,还有贵人,多贵的?”黄士仁闻言又开始不正经了。

    “比你那个定制内裤还贵个三五十倍!”

    “哗擦,那是真的贵……可以啊你小子。这件事情你要是能反转,我绝壁来富州和你喝酒!”黄士仁声音开始尖利,北都腔一套一套的。

    黄士仁大学时候有一次脑子被狗吃了,用自己一个月生活费买了条高端定制内裤去酒店见女朋友。以至于之后的一个月都吃的是林阳的,两人凄惨了足足一个月。

    从此,那条定制内裤就成了宿舍里最宝贵的东西……

    “你看看,我现在出名了,要不是……”

    林阳正打算继续往下说,罗雯丽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林阳,有人找你!”

    “不和你说了,办正事要紧,晚点再给你回电话!”林阳一听,果断挂了黄士仁电话,两人太熟了,没必要矫情。

    远在北都某知名口腔诊所休息室里的黄某人暗自呸了口唾沫,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忍不住笑了笑。

    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他就知道,他的好兄弟没那么容易就被整得嗝屁儿。

    林阳朝门口走去,来的人应该是阿福。刘天雄说东西准备好了,林阳心中满是好奇,是什么东西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