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荒扶妻人 > 第一百零六章: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三更)

第一百零六章: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三更)

    “哈?跪?”

    赵昊一脸不解的样子,疑惑地看向姜峥:“父皇,咱爷俩私下就不讲究这个了吧?”

    “放肆!”

    姜峥对他怒目而视:“你和芷羽还未成婚,也敢如此放肆?跪下!”

    “哎!好嘞!”

    赵昊麻溜跪下:“您看,我跪下了!但您总得说说我犯了什么事儿吧?我这又是跟四国文人战斗,又是写戏本丰富荒国百姓精神生活的,结果您还生气!”

    姜峥斜睨他了一眼:“这么说,文曲星大人受累了?”

    赵昊咧开嘴笑了:“瞅您这话说的,我都快不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

    姜峥冷哼一声:“你拿着荒国文脉做招牌,借用心悦茶楼疯狂敛财的时候,我也没见你不好意思!”

    赵昊就跟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连忙向后跪了一步:“拿着荒国文脉做招牌?我不是,我没有,您可别瞎说啊!我赵昊人生格言就是,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办事,这顶帽子我可戴不起啊!

    您说我敛财,我要真想敛财,早就连对岸的草皮都卖出去了,况且您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天我们那的戏剧都是免费给百姓听的。试问这京都谁不知道,我赵昊最不喜欢的就是钱!”

    “……”

    姜峥瞅着他贫嘴的样子,心中又气又好笑。

    不过这话仔细想想好像也没错,这些天清越班唱戏,那就跟做慈善一样,凡是去看过戏的,没一个不念赵昊好的。

    但赵昊盘算的是什么,他又不是不懂。

    前半截戏给人免费看,到了女扮男装考状元的情节就戛然而止,这不是逼着人给后半段戏掏钱么?

    到头来,还说自己不喜欢钱。

    这张狗脸,也不知道是跟谁学来的。

    姜峥饶有兴趣道:“哦?那文曲星大人倒是说说,前些天四国文人堵着镇国府的门,你手中握着这么好一阕词,却不扬荒国文坛之威,只狗狗祟祟抛出最后一句!怎么?你的词,只有付了一百金才有资格听?”

    赵昊仿佛受了天大的冤枉,语气愤懑道:“扣帽子也不能像您这样硬扣啊!心悦茶楼对岸至少能容纳几百人吧,何来付百金才可闻一说?

    再者,我只是不小心染上了风寒,就在凤梧苑静养了几日,寻思趁这个机会多写点戏本,谁能想到有人敢堵镇国府的门啊?您要是不信,这就派侍卫把清越班的许灵韵抓起来,问她手里是不是有一册比《女驸马》还要优秀的戏本。

    至于那句词,根本不是为了斗诗所做,而是为无法与家人团圆之人所写的。您想想,咱们京都有多少不能归家的五国商人,又有多少子女守边关的空巢老人,我送他们一句‘千里共婵娟’,岂不比斗诗有意义?”

    赵昊一边说一边抹眼角,仿佛天下的委屈全都让他受了。

    不过姜峥看出来了,这狗东西根本一滴泪都没有流,抹眼角的时候,还时不时地偷瞟自己一眼。

    这是什么烂糟演技?

    姜峥一眼就能看出他在演,这小子为了敛财,什么话都能说得出口。

    可偏偏,这些理由还编得挺像回事。

    “所以,你就敢收一百金?”

    “我也没逼着他们买啊,我赵昊的人生格言就是绝不强买强卖,我还担心一个都卖不出去呢!”

    你人生格言刚才还是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儿呢!

    怎么这么快就变了?

    姜峥光想一脚踹到这小子屁股上,看这小子恬不知耻的样子,他真是又气又想笑。

    “这不是为了敛财?”

    “那指定不是啊!”

    赵昊语气坚定地回答道。

    姜峥斜眼看着他,手指轻轻地敲着床沿:“既然你不想敛财,那你倒是说道说道,为什么还让那些点心铺和干果铺压价给你供货?连老百姓这点钱你也惦记着?”

    赵昊万分委屈道:“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你情我愿,我也没有按着他们的头给我供货啊!而且您也肯定比我懂做生意,这次月明大典本来就是他们打响招牌的好机会。

    这机会放在平时可是千金难买的,我只是想让他们贴点钱供货罢了。我赵昊的人生格言就是,从来不让老百姓吃亏!”

    又是人生格言!

    姜峥嗤笑一声:“你人生格言还有多少,一起说了吧!”

    “您等等!”

    赵昊慢吞吞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册子,舔了舔手指头,翻开第一页:“第一条格……”

    姜峥赶忙制止他:“你的人生格言暂且搁置不谈,先说正事!”

    赵昊连忙把小册子揣兜里,恭敬道:“您说!”

    姜峥摇了摇头:“你这小子,光是卖座位就能吃得脑满肠肥,又何必贪恋百姓兜里这仨瓜俩枣?”

    “话可不能这么说!”

    赵昊一脸认真:“这场大典,买位置的都是冲着我的才华来的,也就是说所有能卖钱的东西都是因为而生的。

    别人都说我们镇国府有钱,但其实我爷爷和我爹的俸禄也就那么回事,我的开销全都来自于您给镇国府的赏赐,可每次打完仗,我爷爷都会捐一大笔出去。

    我自个儿勒紧裤腰带生活没啥问题,可这不是马上就要成婚了么?芷羽也是被您捧在手心里面长大的,我能让她过苦日子?可不得一个子儿一个子地赚么?”

    说着说着,笑容逐渐变得苦涩。

    言语之间,充满着成年人的无奈。

    姜峥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赵昊,想不到从小吊儿郎当的家伙,竟然愿意为了自己的女儿付出这么多。

    回想他以前,整日吊儿郎当四处享受。

    谁曾想刚订了婚,就开始操心小夫妻日后的生计了。

    还真就长大了一些。

    他不由笑骂:“你堂堂镇国公的孙子,芷羽又是我的女儿,我又岂会让你们饿着?”

    赵昊摇头:“爷爷都说了,镇国府的所有东西都是荒国的,只要您需要,他随时会全部捐出去。我这也不是抱怨,就在想我跟芷羽都成年了,总不能一直靠长辈养着吧?

    就算我们恬不知耻地靠长辈养,那以后有了娃呢?我们一家三口都嗷嗷待哺,等着吸长辈的血?好家伙,一家三口全都是婴儿。”

    姜峥看着赵昊,一时间感慨万千,指着旁边的小软凳。

    “别跪了!坐着吧!”

    “好!”

    赵昊点了点头,神色哀伤地坐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才调整过来。

    他看向姜峥:“对了父皇!”

    “嗯哼?”

    姜峥也没纠正这个称呼。

    赵昊叹了口气道:“这中秋佳节,像孟爷爷和周爷爷这样的老将,待在家也都挺冷清的,我想着把他们一起接过来热闹热闹,但就他们的倔脾气肯定不愿意占我的便宜,要不您出面把座位给他们买下,到时候我再把钱退给您?”

    “嗯?”

    姜峥立时就察觉到了不对劲,颇有深意地问道:“除了他们,你还想请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