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荒扶妻人 > 第十九章:负心人,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第十九章:负心人,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乾清宫。

    姜峥已经从软塌上起身,正在书案前笔走龙蛇,虽然须发皆已花白,却依旧意气风发,比起年轻时鲜有老态,更多出了几分睿智精明。

    曹公公立于书案旁,静静地看着皇上,脸上也带着一丝笑意。

    皇上……好像也很久没有这么轻松了。

    不一会儿,姜峥便放下了毛笔,上品的宣纸上面,已经多出了十七个苍劲有力的名字。

    这些名字,曹公公都认识。

    因为这些都是尚未出阁的公主。

    姜峥看了看自己的字迹,颇为自得道:“大伴儿,你看朕的书法没有退步吧?”

    曹公公赶紧说道:“任谁看了都会觉得皇上书法日益精进,哪有退步的道理?”

    姜峥微微一笑:“你说,赵昊那个小子,会选哪个公主?”

    “这……”

    曹公公在十七个名字上面扫视了一眼,他也不知道赵昊会选哪个,但他已经猜出了皇帝想让赵昊选哪个。

    他笑了笑:“赵昊这厮,今日喜少女,明日喜人妇,奴婢哪能猜出他的脾性?”

    猜出来的!

    但他不敢说!

    姜峥哈哈大笑:“我都忘了,这个臭小子还是个博爱的主!”

    皇帝笑,公公怎么能无动于衷,便咧着嘴在旁边赔笑。

    ……

    翌日清晨。

    天香阁。

    花船上。

    孟龙堂伸了一个懒腰,虽然腰酸背痛的,但看着怀中的佳人,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

    跟着赵昊混,是他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昨天晚上,他和周九奉一起,应杨妈妈的邀约,来了天香阁的诗词鉴赏大会。

    两人虽然是大老粗两个,但他们的后台是谁?

    赵昊!

    这次诗词鉴赏,鉴赏的是谁的诗?

    赵昊!

    以赵昊的贴心,把真迹给他们的同时,怎么可能不附赠两篇诗词赏析?

    凭借着“原作者”提供的诗词赏析,兄弟俩在诗词鉴赏大会上大杀四方。

    虽然还有一些文人骚客赏析得更邪乎,好像比赵昊这个“原作者”赏析的都唬人。

    但……

    小爷有真迹啊!

    啥也别说,昨天晚上兄弟俩就是最亮的仔。

    就比如孟龙堂怀里躺着的这个,就是京都中颇有名气的小花魁,很多公子哥花了大价钱都很难与她共度春宵的美人儿。

    就为了赵昊的一篇真迹……

    啧啧啧!

    当然,这种小花魁,比起梨诗姑娘那种级别的大花魁实在是差远了。

    而且,梨诗这种真正的花魁,从来不轻易委身于人。

    尤其是被赵昊染指之后,往往都会为赵昊守身如玉很长时间。

    这段时间,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只卖艺不卖身。

    只有确定赵昊对自己占有欲不强,或者不再感兴趣之后,别的恩客才可能有春宵一度的机会。

    而那时候的花魁,大多都得到了一两首诗词,也算是加上赵昊的权威认证了。

    虽然已经不是完璧之身,身价却能翻至少一倍。

    这也算是大荒京都的一处奇景了!

    “就是周九奉这货太鸡贼了!”

    孟龙堂还是有些不太爽,陪自己的这个姑娘虽然也算一个小花魁,但比起周九奉的那个还是差了一些。

    当然不是因为周九奉更帅,而是……

    周九奉手中的真迹是“云想衣裳花想容”,而自己手里的真迹是“桃花深径一通津”。

    前者浪漫绝美,后者香艳旖旎。

    虽然都是不错,但各花入各眼,想要“云想衣裳花想容”的姑娘,气质当然更纯洁一些。

    唉!

    昨晚我怎么就没想这一点呢?

    孟龙堂穿上衣服,心中有着淡淡的失落感,正准备推开窗户,用江景洗脱愁绪,却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声。

    这哭声婉转低吟,却又撕心裂肺。

    他心中一惊:该不会是姑娘对周九奉情根深种,结果周九奉提裤走人伤了人家的心吧!

    很有可能啊!

    毕竟这花舟上,只有自己和周九奉两个男人。

    孟龙堂也在青楼混迹了不少年,听过不少次这种哭声。

    一般都是某花丛浪子许诺一定会为姑娘赎身,娶她做妾,结果不出所料食言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哭声。

    所以他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这会是周九奉做了负心人。

    他的心情不由有些沉重,原本以为兄弟俩处于同一起跑线上,没想到周九奉竟悄悄拥有了当负心人的能力!

    凭什么?

    孟龙堂有些不服,当即推门而出,床榻上的青桃姑娘听到动静,也悠悠醒来,胡乱穿起衣衫,便也跟了出去。

    到外面一看,果然发现陪周九奉过夜的碎玉姑娘正抱膝痛哭。

    哭声哀恸,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果然!

    孟龙堂深受打击,为什么竟然有姑娘为周九奉哭得如此伤心?

    我不服!

    我不服!

    他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青桃虽然不知道好姐妹为什么痛哭,但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很快就有了共情的感觉,赶紧蹲下身搂住了好姐妹的肩膀:“姐妹不哭,那些臭男人不值得你伤心!嗷!”

    这个时候,周九奉也睡眼朦胧地趴在了二楼围栏上。

    一脸不耐烦道:“这大早上的哭坟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你……”

    青桃有些愤怒,但一想到对方的身份,只得把话咽下去。

    虽然周家已经没落得差不多了,那也是皇家认可的功勋世家,自己不过一个青楼女子,哪敢对周九奉指手画脚?

    她不敢,但孟龙堂敢!

    孟龙堂一个纵身就越上了二楼,一把就抓住了周九奉的衣领:“好你个周九奉,平时还看不出来,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一个人渣!负了碎玉姑娘的心也就罢了,还嫌人家吵,哭都不让人家哭!”

    周九奉一脸懵逼:“啥?我负了谁的心?”

    孟龙堂咬牙道:“你负了碎玉姑娘的心!”

    周九奉明显没睡醒的样子:“谁负了碎玉姑娘的心啊?”

    孟龙堂:“呸!”

    周九奉:“……”

    这个时候,甲板上的青桃姑娘也站起身,借着孟龙堂的气势忿忿道:“周少爷!男子汉要敢作敢当,我们碎玉是青楼女子不假,但青楼女子也有心!你这般提起裤子不认账,是不是太不爷们了?”

    周九奉一脸懵:“哈?昨晚我喝多了,回房就直接睡了,我都没有碰她!”

    他反应了一会儿,感觉有些不对,便又说道:“就算碰了也不应该这么讹上我啊!我来这可不就是为了碰她的么?”

    孟龙堂嘴角一抽:“你可真是个废物啊……”

    青桃姑娘也是愣了一下,旋即更生气了:“原来你们男人都这样,负心就负心吧,又何必此般推诿,将我姐妹伤至这般。我青桃不管别人如何,反正此生我不会再为男子掉一滴泪!”

    这个时候,碎玉姑娘抽噎道:“青桃!其实,其实我不是为周少爷流泪……”

    青桃愣了:“那你是……”

    碎玉姑娘抬起头,好看的双眼已经哭肿了,泣不成声道:“方才,方才我听杨妈妈说,皇上给赵公子赐婚了,宫中未出阁的公主郡主随便挑!”

    “啊?什么!”

    青桃顿时呆住了,只是片刻,眼眶便变得通红,泪水簌簌滑落,声音带着哭腔:“赐婚公主!那赵公子以后还能来天香阁么?我们今生岂不是再难与赵公子相见了?”

    孟龙堂:“……”

    周九奉:“……”

    他们忽然想起了赵昊说过的那句话: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姑娘!

    你刚从我被窝里爬出来,就为别的男人落泪,合适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