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荒扶妻人 > 第九章 真晦气!

第九章 真晦气!

    “罢了罢了!”

    姜峥笑着摆了摆手,心想自己也是疑心病犯了,这种从小骄纵到大的纨绔,能有多深的心机?

    想自己也是一代帝王,一手将荒国从边陲小国扩张到如今能够与中原五国一较高下的虎狼之国,若真是十几年都看不穿一个纨绔,那才是个笑话!

    他开口问道:“我看那小子今日一身的脂粉气,是从哪里来的?”

    曹公公笑道:“刘统领方才跟我说,是在天香阁!”

    姜峥也不由笑着摇头:“还是老赵家的血脉好了,这小子如此糟蹋自己的身体,都没有死在女人肚皮上。今天的事情,你给我详细讲讲。”

    曹公公点头,便把刘统领给他讲的话完完整整地复述了一遍,没有半分遗漏。

    姜峥听得又喜又气,只得笑骂道:“这小子真是越来越飘了,竟然把朕的大旗都扯出来了!”

    只是听曹公公的转述,他便能想象到赵昊说“我皇帝爷爷”时嚣张的神情。

    曹公公沉吟了片刻:“皇上,这赵昊是不是得管一下了?北衙禁军乃是您的亲兵,他都不放在眼里。如今朝中大臣皆是对他怨声载道,若是再任他猖狂下去,恐怕……”

    姜峥斜睨他了一眼,打断道:“看来曹公公深知群臣之心啊!”

    听到此话,曹公公顿时色变,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冷汗扑簌簌地从额头上流了下来:“皇上!奴才不敢啊!”

    荒国自立国开始,便立下铁律不准宦官干政。

    深知群臣之心?

    可不就是在暗指勾结朝中大臣么?

    事实上,他也的确收到了一些好处,需要做的只是明里暗里贬损赵昊几句。

    毕竟现在镇国公赵定边风头无两,神武大将军赵无敌声名鹊起,就连这个除了作诗什么都不会的赵昊也深得皇帝宠爱。赵家如此地位,让他们感受到了不小的威胁。

    可……

    曹公公心里那个悔啊,他也只是打算说几句,却没想到后果竟然这么严重。

    纵然皇帝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他却依旧如针芒在背,身体簌簌发抖。

    姜峥哼了一声:“行了!起来吧,你陪伴朕了几十年,怎么可能一点小错也不犯?不过以后你要认清自己,免得勤勤恳恳几十年,到最后却落了个凄惨收场。”

    “谢,谢皇上!”

    曹公公这才心有余悸地站了起来,身体却仍然不住地发抖。

    姜峥瞥了他一眼:“扶朕回乾清宫!”

    “诺!”

    “等等!”

    姜峥顿了顿,俯身寻找了片刻,才找到刚才被赵昊踢走的玉佩,便下意识伸手去捡。

    毕竟以宁婉梨的心计,必然不会无缘无故地赠送东西,尤其是这贴身之物。

    “挽黎”两字,便代表着她的野心,此次赠玉想必就是想寻求荒国帮助,以夺得齐国皇位。

    若真能在这个环节做一些文章,对荒国的未来定是极好的!

    所以,这块玉佩,得好好保管。

    可就当他即将触摸到玉佩的时候,脑海里却忽然蹦出了一句话。

    娘的!狗都不要!

    姜峥嘴角抽了一下,当即直起了身:“大伴儿,帮朕捡一下!”

    “诺!”

    等曹公公捡起玉佩,一主一仆便上了轿,缓缓离开太和殿,向乾清宫行去。

    路过宫门的时候,刚好看见赵无敌赵昊父子俩,一个吊着一个蹲着正在烈日下聊天。

    姜峥忽然想起赵昊忍着“屈辱”愿意以大局为重的场景,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

    这小子虽然也是个混球,不过倒还算孝顺。

    就是不知道自己这个老伙计怎么教育孩子的,堂堂智勇双绝的镇国公,教出来一个只会打仗的憨儿子,到孙子这一辈儿干脆连武功都不学了。

    虽然都挺讨喜,但的确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姜峥掀开窗帘,回头看了一眼烈日下吹牛扯皮的两父子,长长叹了一口气。

    自己那么多儿子,哪怕有一个争气的,自己又何必天天跟这两个活宝较劲?

    ……

    两个时辰刚到,就有一个侍卫匆匆跑过来,把赵无敌给放了下来,恭恭敬敬地说道:“将军!刚才我们也是奉了皇上的命令,还请您不要见怪!”

    “不见怪,不见怪!”

    赵无敌摆了摆手,爽朗地笑道:“都是给皇上做事,我怎么可能这种仇都记?”

    侍卫这才如蒙大赦。

    刚才在太和殿中,他被赵无敌一脚就踹出去了老远,直到现在胸腹之间还隐隐作痛,再加上刚才的一百廷仗自己一点都没有留手,本来以为这梁子已经结下了,却不曾想……

    看来坊间传言果然没有错。

    这神武大将军怒气上头的时候,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但正常情况下却颇为豪爽大度。

    现在婚事告吹了,儿子也不用入赘齐国,这堂堂的大将军自然不会为难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

    “内力不错,以后好好保护我皇二爹!”

    赵无敌拍了拍侍卫的肩膀,随后看向赵昊:“带钱了没,看赏!”

    侍卫受宠若惊,没想到自己打了人,还能得到赏钱。

    他连连摇头:“使不得!使不得!”

    赵无敌笑骂:“废你娘什么话?老子心里面舒坦,赏你点钱怎么了?狗东西你愣着干什么,看赏啊!”

    “等着啊!我找找!”

    赵昊这才反应过来,在自己身上手忙脚乱地翻动了起来,却不曾想一文钱都没有翻到,却扯出了一个丝绸做的肚兜儿。

    侍卫:“……”

    赵昊:“……”

    赵无敌:“……”

    赵昊沉默了一会儿,悠悠说道:“爹!我身上的钱昨天晚上都打赏给天香阁新花魁了,身上就一个这玩意儿。”

    赵无敌看了一眼肚兜,不由伸出了大拇指:“你特娘的真是个人才!”

    赵昊被两个人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当即看向侍卫:“可不是小爷我小气啊,这回是真把钱给赏出去了!这肚兜是天香阁梨诗姑娘的,放外面应该也有不少人会抢。你拿去,自己收藏或者卖了都可以。”

    说罢,直接把肚兜塞到了侍卫的手里。

    赵无敌顿时急了,当即准备伸手去拦:“嘿!你这败家玩意儿!”

    可见侍卫下意识想要把肚兜还给自己,他反而又把手缩了回来。

    刚才还口口声声说着要赏,结果转头就要把东西要回来,实在有些不像话。

    于是只能忍着心痛,把侍卫的手推了回去:“你收好!我刚才只是骂我儿子大手大脚,没别的意思!”

    见侍卫还在看自己,他又认认真真地解释了一遍:“真没有!”

    侍卫拿着肚兜,收也不是,还也不是,只能呆呆地目送父子两人离去。

    良久良久,他才看向手中的肚兜。

    这……便是梨诗姑娘的贴身衣物么?

    恍惚间,他甚至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这梨诗姑娘是天香阁近些时日声名鹊起的花魁,传言花容月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京都之中无数达官显贵都想一亲芳泽,只是梨诗姑娘生性淡雅,只有才缘皆具之人才有可能成为她的恩客。

    只不过一个月过去了,都无一人能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他看向手中的肚兜,心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看这情况,梨诗姑娘应该已经被这纨绔祸害了。

    凭什么啊……

    隔着老远,他好像听见了赵昊的牢骚。

    “怎么梨诗也带有梨字啊?”

    “真特娘的晦气!”

    “呵~忒!”

    侍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