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孽畜药不能断 > 第十七章 天降大祸

第十七章 天降大祸

    “我有两百个。”叶轩挑眉,不甘示弱地道。

    好家伙,直翻百倍,是个人都说不出这种话,谁身上挂满了蛋?

    姜钰拍了拍脸,松弛了下面部有些僵掉的肌肉,随后伸了个懒腰,扭胯划了几圈,边活动全身筋骨边与叶轩抬杠。

    “哦,那你挺厉害啊,怎么长的?”

    “教了你也不会,就是比你强。”叶轩挑衅道。

    “嗯哼?”

    姜钰斜了眼尾巴高翘的叶孔雀,反口道:“等等,你可能没听清,重申一下,我方才说的是两千个。”

    开屏谁不会似的,他姜钰开起屏来,保管只会比叶轩的又大又靓。

    叶轩瞧不起般地蔑了眼姜钰的某部位,飘着语气道:“口说无凭,掏出来看看。”

    “你都不掏,我掏你妹。”

    姜钰赏了叶轩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若掏得出我妹你便掏。”叶轩提唇接着输出。

    “我可去你的,滚,别影响我用早膳的食欲。姜钰一阵芬芳乱坠。

    “你觉得我妹恶心?”

    “叶蛋,你有个屁的妹,你说你挂个两百颗蛋倒不倒胃,我若少吃一碗饭,唯你是问!”

    “呵,你还两千个呢,姜毒瘤。”

    姜钰瞪着叶轩,威胁道:“再说,把你蛋都给切了。”

    “切,随便你,切了我还会再长。”叶轩笑得一脸猖狂。

    叶轩每回同他杠,嘴都能像放炮似的爆个不停,姜钰未用早膳,没啥心情,懒得搭理叶轩继续那没营养的话。

    走至院中央,姜钰戳了戳那锅不明液体,问道:“这是什么?”

    “蜂蜜水。”

    “是吗?”

    受楚曜昨夜那番话的影响,姜钰如今看什么都开始疑神疑鬼了。

    在心理作用下,姜钰不放心地端起那锅“蜂蜜水”,欲细辨一番。

    谁知这刻,叶轩不知哪里抽风了,坏笑着突然蹦出一句:“姜钰把蜂蜜水倒了!”

    吓了姜钰一跳,手里的锅没端稳,倾斜着洒了一些出来。

    抬眼斜睨叶轩,姜钰张口骂道:“你要死啊!”

    “哟,他不仅倒了还恼羞成怒,开始骂人了!”叶轩咧嘴一笑,添油加醋地高声道。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姜钰被叶轩的小虎牙闪瞎了狗眼,心下警铃立鸣,大感不妙,扬声道:“我没有,只是端起来看看!”

    “我也看见了,他就是把蜂蜜水倒了!”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隔着墙传来,人未到声先至。

    “屁嘞!你看见啥了?你知道个屁!”姜钰直怼芬芳。

    下一秒,俞真屁颠屁颠地扒着楚曜一同出现。

    看来是找到新靠山了,硬气了,俞真指着地上的那块潮湿,对老大哥姜钰倒打一耙道:“呐,你倒了蜂蜜水,证据都还在,别抵赖!”

    楚曜缓步踱来,扫了眼地上的水渍,眉宇微蹙,视向姜钰。

    姜钰对上楚曜的视线,呆滞了片刻,放下手中的锅,默默将脸搓至变形……

    天呐,天降大祸,还是一降降两,他左躲右闪,愣是被砸了头扣身上,不偏不倚地接了个正着啊!

    那俩货,说不是早有预谋的姜钰都不信!

    “天地良心啊,你信我,我真没倒掉,那是不小心洒出来的,他俩就是嫉妒我起得晚,合起伙来诬陷我!”

    姜钰苦巴巴地拧眉望着楚曜,一脸惨兮兮,极力自证清白。

    “嗯,喝罢。”

    楚曜折扇指向未洒几许的蜂蜜水,对三人玩闹的起因并不感兴趣,只在意结果。

    见楚曜未多说什么,姜钰的苦面即刻转晴,信誓旦旦地笑道:“知道了,我会喝掉的。”

    末了,朝那俩货作衅般扬眉挤眼传递骄傲:看见没,这便是信任!

    楚曜这点姜钰格外喜欢,撇开私下独处,大多不会拆他的台。

    当然,姜钰不知道的是,楚曜这般仅是为了省事。

    许多时刻不过鸡毛蒜皮,毫无意义,争辩纯粹白费口舌。尤其若对象是姜钰,便只会适得其反,逮住不放。

    楚曜深知姜钰的脾性,无关紧要之事总会顺着他,省得他总揪着直闹。

    姜钰浑然不觉自己在楚曜心中竟是这副无赖形象。

    方炫耀完他与楚曜“坚不可摧”的友谊,姜钰便舀满一碗蜂蜜水,豪迈地喝起来……

    第一口便卡了一半在喉咙,上不去下不来。

    呃……太浓太甜了,好似还加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在里面,甜到发齁,味道一言难尽。

    硬咽了一口下去,姜钰被腻得难受,吐了下舌,一脸菜色地道:“你又掺药进去了?”

    “并未。”

    姜钰一脸不信地道:“真的假的,为何味道这般怪?”

    但他忽略了一点,以往被楚曜掺过药的食物,味道从不会怪。

    最好的举证便是:姜钰吃了十余年均未感到难吃。

    这时,叶轩贱笑着道:“我掺的。”

    “谁允许你这么做的,你皮痒痒了是不是!”

    姜钰找到了宣泄口,别下碗,作势要去跟叶轩干架。

    “我允许的。”楚曜淡声道。

    姜钰不作声了。

    打脸来得太快,姜钰止住迈开的腿,如同泄了气的皮球。

    见姜钰意难平,叶轩直接将俞真推去挡刀:“我加了药,俞小鬼加了一大堆糖。”

    俞真当即理直气壮地大声道:“我那是怕你喝着苦,是关心你!”

    叶轩歪着头,耸肩无谓道:“所以他想给你放一锅糖甜死你,我拦了半锅,他还跑去告状说我欺负他,你可以再护着他。”

    嗯,是个挑拨离间的一把好手。

    姜钰咬牙切齿地道:“我可谢谢你们了,都给我等着!”

    “姜钰,喝罢用膳,启程。”楚曜淡声道。

    姜钰愤然道:“我喝不下,要另熬一碗药汤。”

    “时辰不早了,莫耽误。”

    楚曜漠然拒道。

    “……”姜钰闭上了嘴,双眸带怨。

    皆怪昨夜太舒服,他一觉不愿醒,这才让他们给拿捏了。

    楚曜言传身教,色果误人。

    虽这味道姜钰实在是不喜,一口也不愿再喝,不过……

    姜钰强忍着反胃的恶心感,俊颜皱成一团,梗着脖子又硬咽了一口。

    ……唔,极限了,这鬼东西,再喝便要吐了!

    姜钰侧身,寻了个视角盲区,偷偷倒掉。

    却不料,被某人察觉到了。

    “倒药?”楚曜尾音稍抬,声线危险。

    姜钰执碗之手微僵,镇定道:“没有。”

    下刻,楚曜立于湿地旁。

    证据确凿,姜钰老脸一红,尬笑道:“嗨呀,这难喝的鬼东西怎就自己跑出碗来了,也太不听话了,呵呵……”

    管他信不信,反正他是希望他信。

    “噗嗤。”

    两道嗤笑声溢出来,姜钰眼珠顺着声源处往眼角滚去。

    只见叶轩和俞真那两个兔崽子不知何时又好回去了,正站在一起嘲笑他。

    果然,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兄弟。

    姜钰非常失望,并暗下决心,等摆脱掉这锅鬼东西,便要左右开弓,以一揍二!

    他要揍得他俩前仰后合,跪下求饶认错,知道以后不能背叛他!

    “嗯。”楚曜未拆穿姜钰的鬼谎,道,“喝罢。”

    “啊哈哈,那个,这真会齁死人,我真喝不下……”

    姜钰挠了挠后脖,苦涩一笑,小心地跟楚曜打商量道:“要不,下次再喝呗?”

    事关喝药,楚曜总会极为严厉,姜钰都有了心理阴影。

    楚曜武功极高,姜钰不仅打不过,连跑也跑不掉。不要问姜钰是如何知道的,问便是他曾不信邪地试过不止一次。

    结局便是当下惨败,反抗一次断一日糕点,依次递增,药仍得喝,若犟着不从,楚曜便点穴给他硬喂。

    手段极其之残忍,态度极度之恶劣,生生把姜傲娇给磨服了。

    生性跳脱叛逆的姜钰,为何面对楚曜总会不时变乖听话,这便是最大的原因。

    姜钰欺善怕恶,欺软怕硬,更惧软硬不吃、非要逼着他吃药的楚曜。因此,当楚曜昨夜说要把他拍晕强灌时,姜钰真信了。

    姜钰在想,此次情况“特殊”,是否能坦白从宽呢?

    “是吗?”楚曜指端轻点扇骨,略作沉吟。

    “嗯嗯。”姜钰连连点头,眸含期待道,“这玩意儿简直不是人喝的。”

    “叶轩,俞真,先行。”

    楚曜话内不掺一丝感情,淡声续道:“我待你喝罢。”

    那二人边看戏边笑应好。

    “哈?!”姜钰的笑容凝固了,转头瞪着叶轩,欲言又止。

    叶轩正欲带俞真离开,见姜钰在“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当即好笑道:“怎么,不舍我吗?别急啊,回头洗干净于夏庄躺好等我,我好好疼你个几日几夜。”

    姜钰其实还有事要问叶轩,便是上次纸条的事,但就当下来讲,那事也不是十分要紧。

    姜钰黑着脸掠过去,给了叶轩一脚,直踹到他屁股上,骂道:“放你的屁,我是怕你滚得不够快,送你飞!”

    叶轩浪笑着带上俞真滚了。

    “闹完了?”

    身后楚曜的无情之音再起。

    姜钰双足犹被使千斤坠,艰难地拖着步子踏了回来。

    眸光潋潋地望向那人,姜钰凄声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昨夜方共枕而眠,今朝已物是人非!曜郎,你好狠的心,和离罢!”

    只见那人铁面无私,一脸绝情地道:“喝罢再离不迟。”

    “离,必须离,马上离!”

    姜钰扭头洒泪端起锅,愁眉苦脸。

    继而狠心憋气一口闷,差点呛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