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玄沧传说 > 第一百七十四章——绝境

第一百七十四章——绝境

    陈少堂劈出的黑色剑光,狠狠的劈在了谢文昭的双拳之上。“轰”的一声传出,谢文昭也被余波震得倒飞了出去。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此时谢文昭手上的“银光爪”,已经破了一个细长的口子,并且有丝丝黑色的血迹流出。

    谢文昭一落地之后,就感觉到了双拳之上,传出了一股丝丝的凉意,抬起拳头,看到黑色的血液,谢文昭顿时一惊。她没有想到陈少堂的灵剑之上,萃有剧毒。

    谢文昭不敢耽搁,赶忙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颗三阶的解毒丹药,吞入了口中。然后抬起头来,冷冷的看向对面的陈少堂。

    陈少堂也并不好受,他生生受了谢文昭的全力一击,此时也被震的当然也不好受,同样被震得吐出了鲜血。不过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成功的用自己的灵剑击伤了谢文昭,给他下上了毒药。

    只见陈少堂一摸嘴角的鲜血,狰狞的哈哈大笑,开口说道:“哈哈,是不是感觉法力运转不畅,这毒是四阶的银蟒之毒,你还是乖乖就擒吧。”

    随既,陈少堂召回自己的飞剑,运转灵力,注入到灵剑之中。瞬间,黑色灵剑就想活过来一样,不断的游走在他的身体四周

    只见,陈少堂伸出手指,掐动法印,向谢文昭一指。一阵尖锐的破空之声响起,围绕着陈少堂游走的黑色飞剑,散发渗人可怕的凉意,直奔着谢文昭的胸口位置飞去,之外空中留下了一道黑色的虚影。

    眨眼之间,墨黑色的飞剑,就托着一道黑色灵光,抵在了谢文昭的面前。

    此时谢文昭虽然因为中毒,影响了法力的运转。但是他的反应却是一点也不慢,眼看陈少堂再次祭出剧毒飞剑,谢文昭瞬间就从储物袋之中,拿出了两张土墙符,扔在了自己的身前。然后又拿出一面灵器法盾。被祭出的灵器法盾,瞬间放大成了一面厚重的巨盾,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只见剧毒飞剑快速的穿透两面,三阶土墙符幻化的土墙,然后狠狠的落在了灵气法盾之上。顿时便是一阵“轰隆隆”的爆响,谢文昭就被击飞了出去,那面灵气法盾也破裂开来,彻底变成了一件废品。不过好在是挡住了这波攻击,保住了谢文昭的性命。

    …………

    陈少堂见到这一记全力的进攻,并没有杀死谢文昭,也不有的恼火了起来。只见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再次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件黑色的旗幡,开口说道:“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少套乌龟壳。”

    话毕,便挥舞着黑色旗幡,向谢文昭快速的击来。

    随着陈少堂的挥舞,他手中的黑幡,瞬间就飘出了两只由血气凝成的恶鬼,向着谢文昭扑了过去。

    谢文昭一见如此,顾不得身体的伤势,赶忙召来自己的“玄武棍”,不断挥舞,组成了一道圆形的棍状光幕。

    血丝凝成的恶鬼,直接就撞倒了棍状光幕之上,瞬间就被棍影吞噬,化为了一阵血雾。

    看到谢文昭再次化险为夷,挡住了自己的这波攻击,陈少堂脸色也变的狰狞了起来。

    只见他手中的黑色旗幡一举,阵法内的道道血气便开始在幡上汇聚而去,慢慢的形成了一柄红光闪闪的血刃,开始吐露出锋利的光芒。

    见到如此情况,谢文昭知道这是陈少堂利用阵法加成,使出的一击杀招。

    在这血色大阵之中,陈少堂有大阵辅助。实力会得到加成。可是谢文昭恰恰相反,因为阵法隔绝灵气,他现在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随着血气的不断汇聚,这柄血色长刀终于完成了,一股恐怖的威压弥散开来,现在远处的袁曦和袁泌两女都感受到了危机,赶紧迈动脚步,想要跑上去帮忙。

    可是已经为时已晚,随着陈少堂的一声大喝:“落!”

    漂浮在黑幡上的血色长刀,顿时便化为了一柄十丈长的血刃,直奔谢文昭所在劈了过去。

    看着从天而降的巨刃,谢文昭心中露出了绝望的眼神,紧接着又被一股股坚毅之色所替代。

    就在血色巨仞将要劈在谢文昭的身体之上时,突然谢文昭的丹田处灵光一闪,飞出了一件红蓝相间的小甲,瞬间涨大,包裹住了谢文昭的上半身。

    “轰!”一声巨响传来,红色巨仞劈在了谢文昭的后背之上。顿时四周边散起了滚滚血红色的烟尘。

    紧接而来的是“咔嚓”一声,谢文昭就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喷出了一口鲜血,他知道自己的脊椎骨断了。

    良久,烟尘落定,谢文昭刚刚站立的地方凹陷了下去,陈少堂一脸兴奋的向里面看去,却发现谢文昭虽然脸色苍白,血迹模糊,但是依然屹立在了那里,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样,断成了两节。

    见到如此场景,陈少堂先是露出了一脸见鬼了的神情,随后脸色更加狰狞,眼中寒光一闪,再次召回自己的黑色灵剑。手持着向谢文昭劈去。他已经被谢文昭彻底激怒,要亲手斩下谢文昭的首级。

    眼看陈少堂就要走到谢文昭的身前,赶来的袁曦赶忙拿出了自己的“雷击琴”,弹出了一道音波攻击,直击陈少堂而去。

    瞬间一道透明的刀刃来到陈少堂的脑后。他察觉到有异,略一歪头就避了过去,但是还是刮下了他几缕头发。陈少堂伸手接住手里的几缕发丝,转过头冲袁曦狰狞的一笑,一掌便打了过去。瞬间一道掌印,打在了袁曦的身上。

    只见袁曦惨叫了一声,快速的倒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喷出了一口鲜血。

    陈少堂并没有杀死袁曦,他只是把她击伤,他这人从小集宠爱于一身,也就养成了有些扭曲的性格。他要在袁曦和袁泌的面前杀死谢文昭,然后霸占她们,折磨她们。

    谢文昭此时看到袁曦被击飞了出去,也是心中非常着急,可是他如今已经被陈少堂打的失去了战力,自身都已经难保了,根本就没有余力再战了。

    此时碰到如此绝境,谢文昭反而冷静了下来,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随后只见他嘴唇微张,给袁泌传音说了一句,便闭目等着陈少堂上前。

    此时陈少堂看到倒地不起的袁曦,冷冷的一笑,便再次转过头来,看向了谢文昭。

    见谢文昭闭上双眼,以为他已经放弃了求生,不由的哈哈大笑,对谢文昭狰狞的说道:“小子,你这么快就放弃了么。刚刚的嚣张劲头呢。

    嘿嘿,你放心我不会叫你死的。本公子要让你见见,这三阶中品大阵的真正威力,我要把你练成我的鬼奴,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完见谢文昭不加理会,陈少堂冷冷一笑,开始再次舞动手中的阵旗,无数的血气开始朝谢文昭汇聚而去,就当血丝将要进入谢文昭身体的时候。

    突然一道琴声响起,直击陈少堂的脑门。陈少堂早已经防着袁泌,他现在玩的就是猫捉老鼠的游戏。只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了的是,袁泌这波攻击根本就不是音波攻击,而是神识攻击。

    袁泌为了能够确保这波攻击有效,甚至都不惜燃烧了自己三滴精血。

    瞬间,陈少堂就被琴音所惑,出现了短短的一顿。正是这一吸时间,谢文昭突然睁开自己的双眼,蒙的拿出一个白色玉瓶,扔向了陈少堂的头颅。

    陈少堂好歹是为金丹境界的修士,神识的强大根本就不是袁泌可比把,要不是她燃烧了三滴精血,增强的攻击的效果。这波神识攻击根本就不能对陈少堂造成什么影响。可即使如此,陈少堂也紧紧只是一个呼吸,便清醒了过来。

    而对于谢文昭来说,这一个呼吸的时间已经足够了。只见陈少堂虽然清醒了过来,但是为时已晚,白色玉瓶落到他的头上顿时便碎裂开来,然后闪出了一朵黑红的火焰,瞬间便点燃了陈少堂的头颅。

    玉瓶破碎之后,陈少堂只感觉一股灼热的气浪从头顶袭来,随后他只感觉自己的头顶瞬间便传来了剧痛,紧接着热浪快速的向下蔓延开来。

    “不!不!不!”

    在察觉到这黑红火焰的恐怖之后,陈少堂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大声的叫喊了一句,并且不停的向后退去。

    陈少堂还不想死,他还年轻,他刚刚突破金丹境界,还有大好的前途,也有大把的寿元没有享受!他又怎么甘心去死。可是不管陈少堂如何努力,都不能扑灭头顶的黑红火焰。

    眨眼之间,黑红火焰就席卷了陈少堂的整个头颅,很快就烧成了灰烬。此时陈少堂也没了声息,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而且黑红火焰还在向他的身上蔓延,眼看就要烧到胸口的位置。

    谢文昭眼疾手快,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扯下了陈少堂的储物袋。然后转头就向袁曦和袁泌两女看去,只见她们此时也倒在不远的地方,满身的鲜血,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

    谢文昭艰难的走到两女的面前,查看了两女的情况,发现并没有生命危险之后,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分别给两女喂下了疗伤丹药,然后他也盘膝坐下,快速的恢复了起来。

    两刻钟过后,谢文昭睁开了双眼,此时他已经略微恢复了一些,断掉的骨头也已经接上。此时袁曦和袁泌两女也醒了过来。只是脸色苍白,显然是受伤不轻的样子。

    谢文昭看向两女,开口对袁泌说道:“泌儿,咱们得快些离开这里,你有什么办法破阵没有?”

    袁泌沉思了一下,问道:“夫君,我记得这位男修手里有一面黑幡,想必那就是这套阵法的阵盘。找到它以后,想来咱们就可以离开了。”

    谢文昭闻言,一脸大喜,赶忙起身来到了,陈少堂的刚刚所在的地方。

    只见陈少堂刚刚所在的地方,已经被黑红火焰烧成了一个大坑,陈少堂也变成了一堆黑色残渣。

    见到这种情景,谢文昭的脸上的神色就丰富起来了,一脸的惊愕之色。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团黑色火焰居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这团黑红火焰,是谢文昭当初建设家族地火密室的时候,在火山底部采集到了,因为当时火焰的威力太过巨大,谢文昭试了很多种办法,都不能把它收集起来。原本谢文昭都准备要放弃了,偶然之下他发现这种黑红火焰对白玉无效,所以谢文昭为了以防万一,就那白色玉瓶采集了一朵小火苗。

    当时的情况威力,谢文昭别无他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暂且试上试,成为活,不成死了也是命该如此。不成想着黑红火焰威力如此之大,居然瞬间就把陈少堂杀死了,而且还可以烧出这么大的一个土坑。

    想了半天,谢文昭也没有想出什么所以然来,他只能放弃脑中的杂念,如今最紧要的事情就是离开自己,他们三个都受了不轻的伤势,如果碰到其他的修士,很有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谢文昭冲大坑的旁边,找到了被陈少堂扔掉的黑幡。一招手,黑幡就落入了谢文昭的手中。入手感觉微凉,而且还伴随着一阵阵鬼叫,传入自己的耳朵。

    谢文昭冷哼一声,稳定了自己的心绪,顿时鬼叫之声销声匿迹。谢文昭拿着黑幡来到了袁泌身边,交给了她。

    袁泌伸手接过,研究了一番,注入法力,随后大喜,笑着对谢文昭说道:“夫君,就是这个,有了它,咱们随时都可以破除这个阵法,然后离去。”

    谢文昭也很是高兴,接下来三人把山谷内的战斗痕迹,简单的清理了一番。然后袁泌手持黑幡,注入法力,只见天空中的血红光罩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三人纵身一跃,便飞出了大阵。

    来到外面,三人仔细的探查了一番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危险,袁泌才对谢文昭问道:“夫君,这个大阵怎么办。”

    谢文昭略一沉思,开口说道:“取出阵旗,然后把阵旗丢在这里,防止这套阵旗之上有什么记号。”

    闻言,袁泌点了点头,快速的掐动手印,只见一杆杆阵旗快速的从地底飞出,然后落在了她的手里,待阵旗取完之后,谢文昭三人把这套阵旗留在了一处山洞之中,就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

    琉璃城,城东有一座三阶灵山。此灵山高峰矗立在城东一角,一道道云雾从半山腰飘过,围绕在高峰周围。

    此时太阳光照射在山上的密林之间,一抹抹翠绿闪现了出来。林间枯藤缠绕着老树,一株株奇花异草生长其中。

    这里的修竹乔松,万载常青。这里奇花瑞草,四时不谢。

    灵山之上有一处山间溪流,缓缓的向山下流淌,直至护城河之中,一只只奇珍异兽都俯首在溪边饮水,一片生机勃勃的画面。

    灵山的山顶之上,有些一座座大殿,只见一处大殿之内,传出了阵阵烟雾,流出了高峰股股的香火之气。

    大殿之内庄严肃穆,正中央挂着一块漆黑的匾额,上面书写着:“祖师堂”三个鎏金的大字,闪闪发光。

    这座灵山正是琉璃陈氏的云阳山,此处大殿正是云阳陈氏的家族祠堂,里面摆放着陈氏的历代祖宗牌位以及陈氏修士的本命魂灯。

    只见这处大殿的最深处,靠墙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牌位架子,架子上层摆放的是一个个漆黑的牌位,正是陈氏列祖列宗的牌位。而下面的几排,不仅有一枚红色的牌位,还有一盏红色的小灯立在牌位前面,这正是陈氏筑基期以上修士的魂灯。

    而摆放魂灯架子的最高一层,只有五盏魂灯和五块红色牌位。并且每个牌位的四周还镶嵌着金边,以示尊贵。

    此时正有一名陈氏的练气期子弟,正在擦拭着摆放这些魂灯的木架。

    突然,轻轻的一阵微风吹过,突然最上层五盏魂灯之中的一盏,火苗居然熄灭了。练气期的陈氏子弟见到这种情景,顿时便是一愣,但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只灯盏也碎裂了开来。

    这是这名值班的陈氏子弟才反应了过来,但是他还是不敢相信,赶紧揉了揉自己的双眼,看到这一切都是真的。随即这名陈氏子弟眼中就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大殿,然后朝着外面的另一处大殿内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

    再说谢文昭三人,他们离开拿出山谷之后,一路上不敢有丝毫耽搁,一路飞驰,很快便来到了璃灵山脉的外围。

    他们在一处小山丘之上降下遁光,然后找了一处干燥的山洞,便纷纷盘膝坐下,调息了起来。

    谢文昭因为心中有事,不敢进去到深度修炼的状态,他只是暂时压下自己的伤势之后,就睁开了双眼,然后拿出了陈少堂的储物袋,打开一件件的检查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