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碎相思 > 第七十二章 再逛灯会

第七十二章 再逛灯会

    “可是又要带上叶修儿?”夏毓影逗趣到。

    “今晚叶修儿要在母亲那里,陪母亲诵经。”伊成奚早就让老夫人给叶修儿传了话了,老夫人的吩咐,叶修儿自然不敢不听。

    “你安排的吧。”夏毓影掩嘴一笑。那日没能好好赏月,今日补上也不错,虽然月没有先前的圆些,但出去观观夜景也不错。

    夏毓影回头看了一下顾念儿,瞧顾念儿也是一脸欣喜的样子,是更加精神了。只要多添件衣服,不要再染了风寒,也是可以出去逛一圈的。

    “你们两个一起去吗?”顾念儿对着沐瞳沐雪问道。

    虽然叶修儿不去了,但是姐姐也不是喜热闹的人,沐瞳觉得那日有出去逛一圈便可了,“今夜我们就不出去了,姐姐喜安静。”

    沐雪闻言向众人微微点头,柔情一笑。

    既然沐瞳这么说了,顾念儿也不好勉强,而且看沐雪的样子,倒是比她这个生病的人看起来还柔弱,外面人多,确实不要常出去的好。“那好吧。”

    闲聊了几句,伊成奚他们便各自散去了。

    晚膳过后,夏毓影便同伊成奚一道儿来馥宁园。虽然叶修儿上老夫人那里去了,但为了以防万一,伊成奚还是觉得从后门走比较好。

    “一个叶修儿有这么好怕的吗?”顾念儿逗趣到。

    “一个叶修儿不可怕,一个粘人的叶修儿才是最可怕的。”一天到晚围在身边转,还话说个不停,伊成奚都快抓狂了。今日受的罪,都是自己当初错误的决定,如今怨谁也没有,只好躲了。

    “这是你自己活该。”想到叶修儿的小伎俩,顾念儿可不想把自己的时光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看来是时候打算打算如何离开伊府了,那个叶修儿虽然不是个多么难对付的角色,可是让她几天一小闹的,也是够烦的。

    见南弘宇和石子墨也在,顾念儿调趣到:“三位爷感情真心好啊,不管府里府外,三位都是形影不离。”

    “今儿我们就不坐画舫了。”伊成奚没有直接接下顾念儿的话,还是一贯的谜之微笑,“沿街走走,感受一下街上的风土人情。”

    晕,又不是初来乍到的,感受什么风土人情。顾念儿心里嘀咕着,最后一天的灯会了,顾念儿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和伊成奚的言语之战上。

    顾念儿挽着夏毓影走在前头,两个小丫头跟着,南弘宇三人和莫言在后面随着。姑娘家看东西总是充满无限的好奇,东瞧瞧西看看的。因着前次顾念儿被人群冲散,南弘宇这次多了些心,虽假意看着街边趣事,眼神还是时不时地随着顾念儿移动,让她尽量不要离开自己的视线之内。

    “不必担心,我们四个大男人,总不会连几个小丫头都看不住吧!就算被冲散了,一个跟一个,也绰绰有余了吧。”石子墨也不知道南弘宇紧张个什么意思,人家自己丈夫都没操心,悠哉的逛着。

    伊成奚眯着眼睛侧头看了一下南弘宇,即使没迎着伊成奚,南弘宇受不了伊成奚那令人发麻的微笑,只好加快步伐,往前多走了几步。

    “啊,糖葫芦。”在伊府里,大大小小的人说话做事都是小心拘着礼的,连走路都得碎步轻摇。顾念儿虽然觉得别扭,但耳濡目染的,虽没那么拘束,倒也是规规矩矩的。到了外面,特别是如此热闹的氛围,啥都抛开了,若不是这长裙碍着,顾念儿差点狂奔乱跳了。

    顾念儿拉着夏毓影,快速穿过人群,亏得夏毓影不是柔弱的闺中小姐,不然哪受得了顾念儿此般冲劲。“老板,给我一根糖葫芦,哦,不,两根,我要山楂的。”顾念儿咽了一下口水,两眼放光,眼睛都舍不得移开,用手晃了一下夏毓影,“毓影,你要什么糖葫芦呀?”

    夏毓影看着眼前这个充满童趣的顾念儿,掩嘴笑了一下,用手推了推顾念儿的脑袋,“你呀,一出来就和飞出笼中的鸟儿一般,如此快活。瞧你这馋样儿,和这几个孩童不相上下。”说完,夏毓影又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顾念儿回过神来,侧头看了一下旁边的几个小朋友,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糖葫芦,还时不时的咽着口水。“小朋友们,姐姐请你们吃糖葫芦好不好啊。”顾念儿露出灿烂的笑容。

    南弘宇心中一颤,回想起那遥远的声音“我带你回家好不好啊~”一样的声音,一样的语气,一样的笑容。可她,是她吗?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好~~~”几个小娃娃兴奋得不得了,“谢谢姐姐”。接过糖葫芦,几个小朋友都开心的乱窜去了。

    夏毓影和若水都不吃,顾念儿拿了两串给书音,自己拿了两串,咬都不咬,直接一口一颗山楂。这感觉,这滋味,顾念儿十分满足的享受着这一刻。

    说是顾念儿请,其实还不是伊成奚让莫言买了单。顾念儿也不客气,吃的心安理得。

    “这是伊府虐待你了不成?这狼吞虎咽劲儿,跟饿了几百年似的。”石子墨还是一点也不给顾念儿面子,言语之间,从不顾及顾念儿是个姑娘家。应该是这阶段相处以来,石子墨压根就没觉得顾念儿是个姑娘家。

    有了糖葫芦,顾念儿心情也好了,嘴巴也正忙着,于是就会心的点了点头,回应石子墨说的对,都对。这一来,石子墨没得接,又噎住了。只能憋着闷气,跟着走。

    “石公子无需生闷气,自打毓影认识妹妹起,还真没瞧见过谁能说的过她这张巧嘴的!”毓影说到。

    在伊府外头的夏毓影似乎也松了一点拘谨,若说在伊府里头的夏毓影似一朵清雅的莲花,那此刻,借着灯光,便似那托着夕阳光辉,含羞又带着熙熙暖意的粉莲。。

    石子墨每次对上夏毓影,舌头老是像打结一样,大脑也嗡嗡响,组织不出语言来。楞得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傻呵呵一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