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医界风流 > 第十一章 惊心动魄救蛋蛋

第十一章 惊心动魄救蛋蛋

林云晒好了衣服,知道这小子心里没安什么好心,便问:“小辉,找你哥有事啊?”

    欧阳晨辉脑子里快速的转了转,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借口,便摸摸后脑勺,傻傻的笑着说:“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问问他,我该报个什么学校。”

    朱晓晓的哥哥朱鹏飞是上过高中的,只是没考上重点中学,上的是普高,高考连续复读了三年也没考上个哪怕是最次的大学。

    无奈只得回到农村里,他扛着一副厚厚的眼镜下地干活的样子曾经引得全村人跑去看热闹。幸好父亲是村长,家里农活也都是父亲帮着干,所以也没惹下大笑话。

    “嗨!你哥那半吊子货,他懂个屁啊,他要有这本事,早几年也当上国家干部了,我也不用跟着在这受苦了。”提起朱鹏飞,林云的气也不打一处来,她总觉得这个男人太窝囊,能娶上她,算是高攀了。

    “呵呵,毕竟大哥经历过这事啊!”听林云在外人面前这么数落自己的老公,要是自己,早一巴掌扇过去了。

    两人正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就见朱鹏飞带着儿子蛋蛋从外面回来。

    朱鹏飞个子很高,但很单薄,一点不像是干体力活的料,加上鼻梁上架着副厚厚的眼镜,就显得更加不像了。

    他那两岁多的儿子。此时正骑在爸爸头上手里捏这个果冻就要往嘴里送。

    这蛋蛋倒真对得起这个名字,长的圆圆呼呼,活脱脱一个肉球。

    见家里有客人,朱鹏飞拉起儿子的小胖手,往上一提,将他从自己肩膀上托下来。

    只听“呃!”的一声,蛋蛋一下子哭了,开始用力的咳了起来,林云一把接过孩子,拍拍他的后背,嘴里念叨着:“你就不会轻点嘛?”

    此时天已经蒙蒙发黑了,林云也没去注意蛋蛋的脸色,只觉得这孩子越哭越没力气,身子似乎也软了下来。

    这下才觉得不对劲,招呼晓晓去把院子里的灯开起来。

    晓晓本来正准备回家的,见小侄子回来了,想上去逗两下的,只是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从爸爸背上下来,便闹个不停,晓晓也觉得有些奇怪了。

    还没等晓晓把灯开起来,林云忽然大喊一声:“不好了,孩子倒下了!”

    这会儿工夫,灯也亮了起来,只见蛋蛋忽然倒在地上,脸上铁青,两只白眼珠上翻着,双脚不停地蹬着。

    见这阵势,朱鹏飞一下子慌了,赶紧上前拉起儿子,嘴里喊着:“蛋蛋,蛋蛋……”

    但是蛋蛋蹬脚的力气越来越小,不一会儿工夫,便软了下来。

    林云吓得什么也不知道了,只是站在那儿,傻傻的哭着。

    欧阳晨辉想起,那年暑假,朱家的孙子就是因为果冻呛入气管没了小命。

    欧阳晨辉赶紧跑上前去,见蛋蛋已经面色乌青,全身瘫软在朱鹏飞的怀里。

    “大哥,蛋蛋估计是刚才的果冻呛到了气管里。”欧阳晨辉朝着疯了一样的朱鹏飞大叫着。

    这时,晓晓也从里间走出来,见这阵势,一下子慌了手脚,赶紧跑到隔壁自家去喊父亲。

    林云一听事果冻呛到了气管里,当时便身子一软,摊在了地上,他记得,自己娘家村里去年有个孩子也是因为果冻呛到气管里,三下两下就没了命。

    欧阳晨辉心想,这情况,送医院肯定来不及了,朱鹏飞又将儿子抱得紧,他近不了前。

    但是,救人如救火,顾不得多想,他大叫一声:“大哥,你闪开,让我看看!”

    许是吓傻了,朱鹏飞松开了手,任由欧阳晨辉将孩子平放在地上。气管呛入异物的急救措施?欧阳晨辉脑子迅速地转动着。还好,这些常识他还记得清楚。第一招:推压腹部法:将患儿仰卧于桌子上,抢救者用手放在其腹部脐与剑突之间,紧贴腹部向上适当加压,另一只手柔和地放在胸壁上,向上和向胸腔内适当加压,以增加腹腔和胸腔内压力,反复多次,可使异物咯出。如此几次,无效!第二招:拍打后背法:立位急救时,抢救者站在儿童侧后方,一手臂置于儿童胸部,围扶儿童,另一手掌根在肩胛间区脊柱上给予连续、急促而有力的拍击,以利异物排出。还是无效!第三招:倒立拍背法:倒提其两腿,使头向下垂,同时轻拍其背部,这样可以通过异物的自身重力和呛咳时胸腔内气体的冲力,迫使异物向外咳出。可是,依旧无效!

    欧阳晨辉汗流如注,摸了摸鼻下,孩子已经没了气息。

    欧阳晨辉心里一紧。气道被堵住了,现在就是心肺复苏也没用啊!

    这时,晓晓父亲,村长朱向东也急急忙忙赶过来,后面跟着晓晓跟她的母亲。

    一见这场面,晓晓目前一下子扑上来,拍着淡淡的脸就开始哭喊:“蛋蛋,蛋蛋,你快醒醒,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奶奶啊,我是奶奶啊!”一边的晓晓也开始抽搭起来。

    到底是老村长了,心里还是有几分镇静。

    他朝着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的家里人喊着:“赶紧找人送医院啊!”

    “大伯,怕是来不及了。”欧阳晨辉朝朱向东喊着。

    朱向东这才注意到欧阳晨辉。

    看来,只能紧急气管切开了。顾不得多想,欧阳晨辉进屋拿了把水果刀出来。

    见欧阳晨辉拿刀出来,朱向东一下子冲过去,他不知道这小子要干什么。

    “你要干什么?”一把握住欧阳晨辉的手腕,朱向东瞪着眼睛说道。

    “快闪开,要不就来不及了。”一把甩开老村长的手,他举起起水果刀,说也奇怪,像上次一样,他清楚地看到了气管的解剖位置。

    容不得迟疑,他用刀尖在淡淡的脖子正中央的部位轻轻地划了一刀。便有血流了出来,但不是很多,欧阳晨辉顺手拿了条干净的毛巾擦了擦伤口,白白的像根橡皮管一样的气管便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从容不迫的举起刀,在那管子上划了一刀。然后在蛋蛋胸前部位用力一按。

    “哇!”的一声,蛋蛋开始哭了起来。

    欧阳晨辉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见儿子哭了起来,林云跟朱鹏飞赶紧爬过来,拍着儿子的脸蛋,“蛋蛋,蛋蛋!”

    朱向东见孙子一下子又活了,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小子,竟然会开刀?竟然把没气的孙子又救活了?

    见朱向东傻不愣登的盯着自己。

    欧阳晨辉擦了擦额头的汗,对着朱向东说:“大伯,赶紧找个车把蛋蛋送到医院去吧,要不伤口该感染了。”

    说完到刚才晓晓洗手的盆里去洗手,虽然解剖位置看的清楚,没有切到大血管,但是还是出了点血。

    林云忽然对着欧阳晨辉“扑通”一声跪下来,不停地给他磕着响头。

    “小辉,嫂子谢谢你!谢谢你救了蛋蛋的命!”

    欧阳晨辉有些不知所措,他是个医生,救人本是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哪犯得上这般大动静啊!

    欧阳晨辉一时竟忘了现在是2002年,自己才十八岁,还是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