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枭龙崛起 > 第七章 忠诚

第七章 忠诚

下午凌寒几人准时来到操场,夏末的太阳仍显示着它的余威,一片片阴凉处成了军训新生的聚集地,“小寒子,没想到陈俊你们两个是深藏不漏啊。”雨欣笑眯着眼说

    “哪里哪里….姑娘过奖了。”陈俊朝雨欣一本正经拱拱手,弯腰说道。

    “唉…..某些人给个梯子他还真敢上树。”胖仔拿着军帽扇着风低头说道

    陈俊掰着手指笑笑着向胖仔走去,几人都笑着看着胖仔,胖仔一看形势大声说:“擦…..交友不慎,被卖了。”转身就跑,不料一下子撞到后面一个染着黄发的青年。

    “麻痹的,没长眼啊?”被撞的那个青年立刻就大骂道。

    “真他妈晦气,转身撞到一条狗。”胖仔也毫不犹豫的反骂道。胖仔虽然在凌寒他们这是经常被欺负的对象,但胖仔在其他人面前绝对不会弱半分,因为胖仔和别人打架的次数绝对能在凌寒几人中排第一。

    “你他妈说谁呢?”被撞的那个青年后面跟的那几个人立刻围住了胖仔大骂道

    “说他是狗是抬举他了。”陈俊在后面头也不抬的冷冷的说道,凌寒几人见状也立刻跟了过来。

    “你他妈再说一遍。”那位被撞的青年愤怒的大声的喊道。

    “他也不是故意的,大家都是刚来到这个学校,都谦让一下吧。”雪儿在凌寒旁边轻轻地说道。

    几人看到雪儿眼睛一亮同时在心里暗赞一声:好漂亮。那位被撞着的青年猥琐的说道:“我的肩膀被撞的好痛,你帮我揉揉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那个青年说完那群人哄笑起来。

    雪儿被气的红着小脸愤怒的说道:“你无耻。”

    蓝兰搂着雪儿拉着雨欣向后面退着,同时说道:“我们给你们腾出地方。”

    凌寒平静的说道:“你不应该调戏她。”唐辉陈俊知道,这次凌寒动怒了。

    “怎么想找回面子啊,那就来啊!”那位青年看着凌寒他们只有四人,而自己一方人数却是他们的二倍,所以毫不畏惧的说道,显然他们不知道今天的上午凌寒、陈俊和蒋教官的切磋。

    胖仔一拳打在离自己最近的那个青年的脸上,唐辉和陈俊也立刻冲了上去,凌寒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刚才胖仔撞到的那个青年,也是刚才也是出口调戏雪儿的那个。胖仔在中间明显被他们针对了,身上明显多了好多脚印。但是陈俊的加入胖仔的压力明显减少了不少。别看胖仔有点胖,但是身体还是灵活的。虽然唐辉和胖仔没有进武馆正式学习过,但是凌寒和陈俊私下里也没少拉着他俩当陪练,所以他俩勉强一打二还能坚持。

    凌寒以正常的走路速度向被撞的那个青年走去,旁边的有个青年看到凌寒后立马出拳向凌寒面部袭来,凌寒伸手抓住青年袭来的那只手另一只手握拳快速向青年的腹部砸去,那个青年立刻痛的倒地不起,被撞的那个青年看凌寒他们虽然很少,但个个都很能打,尤其他看到陈俊一挑三而不落下风和面色平静内心愤怒的凌寒,心里萌生退意。但凌寒没有给他多想的机会,立刻冲向他握拳向他砸去,那个青年见凌寒来势凶猛,立刻就地一滚虽然躲过了凌寒的重击,但样子搞得十分狼狈。

    当凌寒又欲上前时,“住手…”一声严厉的声音传过来,不知什么时候蒋教官带着几个教官已经来了,看到几个青年在操场上拳打脚踢顿时感到十分恼火,所以快步跑过来。

    “怎么又有你们两个,今天上午是不是没打过瘾啊?”蒋教官看到凌寒和唐辉二人大声说道。

    “还有你们,身为一个学生头发染的五颜六色,像什么样子?去找你们的教导主任去。”蒋教官又冲着被撞的那伙人严厉的说道。

    凌寒示意蓝兰三人不要再多说什么了,也准备随着那伙人去教导处,但蒋教官立刻问道:“你们干啥去啊?”

    “我们打的架他们去了,我们当然也得去啊!”凌寒假装无辜的说道。

    “你们现在所有的新生都归我管,懂吗?”蒋教官掐着腰说道。

    “懂了。”凌寒长出了一口气,他知道蒋教官不会给他特别严厉的惩罚。

    “其他人今天下午正常训练,凌寒陈俊你俩跟我来一趟,李成,今天七班的学生由你和三班的一块儿带着。”蒋教官说完就转身走了。

    凌寒和陈俊二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给了雪儿几人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然后二人跟着蒋教官走去,雪儿望着二人的背影,心里暗暗担心,年少的他们谁又曾料到这次没有说再见的离开竟差一点成了永别。

    蒋教官领着凌寒和陈俊走到自己的军车前开门上去,凌寒和陈俊两人迟疑一下也跟着走了上去,蒋教官把车子发动起来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开出了校门,一路上三人都没说话,只有车窗外的景物在飞快的后退,一个小时后蒋教官把军车开进了所驻部队的大门,凌寒看到车窗外一排排身穿军装的军人和听到训练场上传出来的呐喊声心里起了阵阵涟漪。

    “下车吧。”蒋教官把车停在一栋灰色的建筑旁边,对二人说道。

    凌寒二人下车后蒋教官领着他们进入这座建筑中,一进大门凌寒就感到庄重的气氛扑面而来,一张张黑白的照片、一朵朵洁白的菊花,里面每张照片的石碑上都刻着这石碑主人的壮烈事迹。

    “进去仔细看看吧。”蒋教官在门转身对凌寒二人说道。

    凌寒二人走到左边第一个石碑看到:许添盛,男,汉族,1976年3月出生,1994年入伍,1997年在抓捕毒枭时为一名百姓挡住了三发子弹,壮烈牺牲,年仅21岁,立碑铭记,永垂不朽!

    短短的几行字二人却看了好长时间,然后同时朝石碑敬了一个不太标准却**的军礼。蒋教官在他们身后默默地点了点头,悄悄地退了出去。

    第二个石碑:钱金宝,男,汉族,1944年6月出生,1960年入伍,1998年为救落水儿童壮烈牺牲,牺牲时已54岁,立碑铭记,永垂不朽!

    第三个石碑:席颖,女,朝鲜族,1970年8月出生,1988年入伍,1995年把刚刚一岁大的孩子交给家人,自己深入黑帮内部卧底,不幸身份暴漏,壮烈牺牲年仅25岁,立碑铭记,永垂不朽!

    ………….

    房间内共陈列了54个石碑,铭记了54位为国献身的烈士,凌寒陈俊二人看完这54座石碑却整整用了两个多小时,同时敬了54个军礼。

    蒋教官等到凌寒二人出来后又开车带着他俩去了郊区,在安静地郊区外蒋教官把目光投向远方开口问道:“有何感想?”

    “他们都是英雄。”陈俊来口说道。

    “废话….”蒋教官毫不客气的说道。

    “蒋教官,有什么事情您就直说吧。”凌寒面色平静的说道,但内心却有点忐忑,毕竟凌寒他们才十八岁,没有经历大风大浪。

    “你们对国家怎么看?”蒋教官并没有正面回答凌寒的问题。

    “这几年国家经济发展很迅速啊,我们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日益增大。”凌寒毫不犹豫地回答了蒋教官的问题。

    “是啊….你说的都很对,但是这是好的方面,但是不好的因素呢?”蒋教官微微一笑道。

    “什么不好的因素?”陈俊开口问道。

    “你们在学校了解的国家不是全面的,实际上国家并不算太稳定?”蒋教官忧心忡忡的说道。

    “怎么不稳定了?我感觉国家挺好的”陈俊疑惑地问道。

    “反动势力自建国以来从来没有停止对国家的危害,国内黑帮势力也一直在日益猖獗,贩毒走私在边境一直不曾停止,世界上某些国家一直把我们国家视为威胁,从各个方面想破败坏国家的稳定,甚至在我国境内扶持黑帮势力。”蒋教官握着拳头狠狠地说道。

    “难道国家就任由这些事情发展吗?”陈俊急忙问道。

    “当然不是,有些事情国家现在不好出面?”蒋教官看了陈俊一眼摇头说道。

    “人家都欺负在咱头上了,咱还不好出面?”凌寒有点愤怒的说道

    “这几年甚至以后十几年都是是我们国家发展的黄金时期,现在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可以说让世界上各个国家都羡慕不已,甚至有些国家巴不得我们出现什么事情来影响国家发展的速度,所以他们无端挑衅。你们知道要想听到枝头黄鹂的鸣叫,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吗?”蒋教官耐心的解释道。

    “等….”凌寒思考一下回答道

    “对就是等,等到我们国家足够强大,等到我们国家空前团结。到那时候犯我中华民族者——杀无赦。”蒋教官身上有种属于华夏军人的霸气。“不过这段时间内国家还需要稳定,有些事情国家虽然不好出面但不代表放任不管,所以国家需要你俩的帮忙。”蒋教官看着二人笑了笑。

    “我俩……”凌寒二人等大双眼,不敢相信的同时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