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书剑仙 > 第三百二十二章前尘往事(全书完)

第三百二十二章前尘往事(全书完)

    “住手,住手啊。。。万事好商量。”面对陈孤鸿用人道红光构建起来的手掌,再听着陈孤鸿的话。

    罗天霸顿时心胆俱裂,尽管没肉身,感觉还是一样的。活的越久,越怕死。炼丹师尊贵,更怕死。

    此时此刻,罗天霸的心情,完全可以想象。

    用吓尿了形容都不过分。

    求饶也在意料之中了。

    陈孤鸿耸了耸肩,没有任何废话,扬起那人道红光所组成的手掌,逼近了罗天霸。

    感觉到人道气息的逼近,罗天霸知道这一会算是遭劫了,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怪物,居然有这样的钟护体。

    什么来历。

    就骂道:“小子,我就算堕入轮回,也会记得你,来世找你报仇。”

    陈孤鸿耸了耸肩,笑道:“别说是堕入轮回你还会不会记得我。就算记得我又怎么样,等你修炼回来的时候,我没准已经成仙了。”

    “成仙???你当是长大成人那么简单吗???我告诉你,成仙等于是………。”话音戈然而止,却是陈孤鸿用力收来了罗天霸的元神。

    然后无尽红光喷涌,人道玉玺沸腾。转瞬间,罗天霸的元神内的神魄就被溟灭,成了无主元神。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明动期的元神呢,能量果然强大。”陈孤鸿好奇的将元神托起,仔细观察感觉了一下其中所蕴含的恐怖力量,

    发出了一声感叹。

    “此地不宜久留。”陈孤鸿四处看看,然后放出丹龙小猪猪,吞吃了罗天霸这名六级炼丹师的血肉。

    收起罗天霸元神,剩下的头颅等等,施展缩地成寸。回到了绝天府之内。然后就开始闭关。

    因为陈孤鸿知道,罗天霸的失踪,绝对会引起绝天府内的剧烈动荡。而他想像的也没错。罗天霸失踪一个月之后,因为供给家族的丹药断绝。

    家族内部就出现了一点风声。三个月后,家主绝天明月亲自打开了罗天霸的宅院,进去一看,没有人影。

    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出现了两个声音,一个罗天霸不声不响离开了绝天家。

    一个是罗天霸被人宰了。

    不管什么理由,都涉及到绝天家的利益。绝天家发疯似的把整个绝天城翻得底朝天,甚至动用了势力,在整个妖域寻找。

    却渺无音讯。

    最终不了了之。而唯一知道罗天霸失踪之前。去见陈孤鸿的两个元神期的妖修探子,却不敢开口。

    因为他们深深知道罗天霸可能死了,而陈孤鸿活蹦乱跳。加上陈孤鸿是一等客卿,又供给家族五级炼皮丹。

    地位举足轻重,难以想象。别说他们不敢得罪,就算说出来,绝天家恐怕也会没有声音,不可能为了一个死掉的首席炼丹师,去找现任的首席炼丹师麻烦。

    总而言之,这件事情既掀起了巨大的波动。又不了了之了。

    等风声过去,就已经是三年之后了,陈孤鸿就从自己的房间内走了出来。结束了这三年的宅男生涯。

    而此时此刻,陈孤鸿的修为已经是元神后期,通体道光浮现,眸光明亮似有神藏。笑一笑,天地生姿。

    与道共鸣。

    距离明动期,只有一步之遥。

    “炼丹师就是牛逼啊,别人三百年都未必从元神初期到达现在这个境界,我只花了三年时间。”

    陈孤鸿耸了耸肩,然后一步踏出。缩地成寸。时空冉冉,一步就已经到达了绝天城外。再走几步。已经出了绝天城管辖的范围。

    到达了一处苍莽山脉之中。

    这山脉十分绵长,绿意昂然。从东到西,仿佛是一条龙。而陈孤鸿知道,这就是一条龙。这是一个秘密。

    一个只有罗天霸才知道的秘密,而整个秘密就藏在罗天霸的紫府内。陈孤鸿得到了这个秘密。

    传说,上古有一条龙从仙界下来,被人斩落在此。无数年来,身躯化作山峰,龙头深入大海。

    在龙头之中,孕育有龙的精髓,传承。

    吞吃就可以举霞飞升。

    不过这条龙就算是死了,也有极大的灵性。排斥一切非龙的存在。尤其痛恨人类。所以罗天霸垂涎欲滴,却永远看得到,得不到。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自己的修为够强悍,可以破入龙脑内,摘取龙髓。而他却没有这个机会了。

    “难怪这老小子临死前这么恨我,原来他本来有成仙的机缘。”陈孤鸿耸了耸肩,然后脚下生尘。

    一步就站在了龙山之上。

    脚踏龙背,就能强烈的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威能,龙威。

    “如果你还有灵,就把东西给我。”陈孤鸿微微一笑,盘腿坐下。脑中的鱼龙元神,发出了巨吟。

    “嗷!!!!!!”

    龙吟之声,在陈孤鸿脑中紫府鸣唱,人间不可听。但是身下的这头死龙却听见了。

    “嗷!!!!!!”

    一声龙吟响起,这一声龙吟乃是真正真龙的龙吟。如果形容,陈孤鸿的龙虽然高贵,但还是幼苗。

    这死龙虽然普通,但却是成年龙。

    相当于妖仙的存在。

    一声龙吟,人间变色。修为越强,则越是要跪下。

    绝天城。

    “啊啊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之声响起,修为极强悍,平常只在府邸内闭关,等闲不出来的强者们纷纷惨叫一声,然后修为暴走。

    一个个建筑飞灰湮灭,无数弱小的妖修殃及池鱼,想都没想明白,就化作了灰灰。

    绝天明月,窦天风就是其中之一。在发疯了片刻后,则是深深的畏惧,瑟瑟发抖的倒在了地上,听着这龙吟之声。骨头仿佛酥麻,振奋不起来。

    奇古国内。

    国王神天任,皇太子神五行纷纷瘫软在地上。神天任修为更高,甚至口吐白沫。神五行稍微好点。但也是瑟瑟发抖。

    “龙吟????”

    “谁啊?”

    有一名女子,修为也是奇高。

    她面如满月,发如黑尘,身如明珠,明艳动人。双足,仿佛玉制。身披白衣,渺渺有仙气。

    她没有跪下。

    从房内走出,轻轻一拨发丝。足下生尘,往龙吟之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神妖月,继承雪妖血脉的万古第一人。三年前,他已经是明动期,现在已经是出尘期,已经是妖域顶尖。

    等修为深厚,自然可以历劫飞升。

    神妖月来到了这里之后,已经有许多人在了。一个个神光璀璨,妖体无垢,眸如星辰。绝世人杰。

    再见龙山之上,盘坐着一人。

    这人通体金光,容貌俊秀。衣袖素雅,看着十分有书生气概。在场所有人都看着他,都露出了疑惑,震动之色。

    “真的是你?”神妖月讶然道。

    “妖月公主!!你认得他?”

    有人杰问道。

    “我丈夫啊,当然认得。”神妖月回答道。

    “丈夫?”

    “妖月的丈夫?”

    在场之人纷纷动容,这三年中,神妖月已经不再是艳冠天下的一国公主,而是经历了连番大战的强者。

    在场之人,来历莫不是强横。有不少人与她交战。统统战败。

    妖月公主,强横无匹。

    “老婆你来了?”陈孤鸿睁开了双眸。眸光初时有些茫然,似乎有岁月沉淀之后的沧桑。但随即恢复了灵动。露出了年轻人的朝气,嬉笑。

    “你在做什么?”神妖月一步踏去,人已经到达了陈孤鸿的身畔,捏了捏他的鼻子,问道。

    “成仙啊。”陈孤鸿理所当然道。

    “成仙?”神妖月的表情有些古怪。而四周的人杰们纷纷露出丈长精光,气息沸腾,似乎化作洪荒猛兽,要来一场大战。

    历劫飞升,成仙不是说说而已。乃是天地生灵的目标。能成长到现在的地步,在场所有人都有成仙的野心。

    “你不要说出来啊。”神妖月哭笑不得道,看着这么多人盯着,她也有点小紧张。

    “怕什么。我可是剑皇陈孤鸿啊。”陈孤鸿耸了耸肩,然后取出了人道玉玺,说道:“谁来,杀谁。”

    仙宝一出,顿时人道气息肆意。

    但是握在陈孤鸿的手中,力量却是有些弱。

    “就凭这个就想杀我们?”有一人大笑一声,纵身一跃,化作一头雄鹰。这鹰千丈长,生三爪,双翅一展,足有数千丈。羽毛乌黑,似铁如钢。

    “上古血脉,万丈神鹰。”有人说道。

    “万丈神鹰,对雪妖吗?”有人期待道。

    “呼。”神妖月呼出一口白气,顿时天地冰凉。盛夏化作寒冬,大地苍莽,结下了厚厚的一层冰。

    “咔嚓,咔嚓。”

    冰在蔓延,转眼间弥漫万里。

    天空中飞翔的万丈神鹰,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妖力有些不稳定。

    “斩!”

    神妖月看了陈孤鸿递来的人道玉玺,歪着头看了一下,然后握在手中,顿时面容一变,深深看了一眼陈孤鸿,然后露出了懒洋洋的笑容过。

    叱诧道。

    “唰!”一道红光,一道白光,白光为刃,红光为背脊,化作双色大刀。刀呼啸而去,眨眼间,就通过了万丈神鹰。

    万丈神鹰在空中僵持了一下。

    “噗嗤!”一声,化作了两半,血染长空。

    群雄震惊,然后悄然退走。眨眼间,这雪白的地方,只剩下了陈孤鸿与妖月二人。

    “做好准备,让我在你肚皮上耸动吧,女流氓。”陈孤鸿看了一眼神妖月,对她当时的态度,仍然耿耿于怀。

    “啪!”神妖月伸出手来,弹了一下。陈孤鸿顿时衣衫碎裂,露出了小jj。然后神妖月扣指弹了弹。

    “流氓啊。”陈孤鸿双颊通红,大叫了一声,然后火速的进入了龙内。不久后,到达了龙头内部。

    龙头内部。宽大无比。

    在中心位置,悬浮着一颗珠子。珠子黯淡无光,平平无奇。但却是传承之物。陈孤鸿伸手捏过。然后紫府内光芒一闪而逝。

    顿时,吞入紫府。

    鱼龙元神探爪抓去。

    “老夫终于等到了。等到了可以夺舍之人。哈哈哈。”一声大笑响起,充满了古老的岁月,仿佛恒古就存在的老东西。

    下一刻,一声惨叫。

    “鱼龙???????”

    紧接着,陈孤鸿就感觉到了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投入了元神之中。真龙夺舍,反而被当作了口粮。

    鱼龙乃天地至尊,天生高出真龙一等。

    明动期。出尘期。陈孤鸿的修为节节攀升。瞬间就到达了渡劫的程度。天地间顿时一声雷响,大片雷云聚集而来。

    神妖月面色一变,举头看天,有些紧张,“好厉害的威压。”

    但下一刻,雷云却消散了。只因为陈孤鸿的修为在没有经过渡劫的情况下,还在攀升,到达了人仙之境。

    “啊呀。”陈孤鸿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已经举霞飞升而去。

    “喂,你去哪啊?????”神妖月露出哭笑不得之色。招招手,而陈孤鸿已经不见了。

    “这是哪里?????”

    当陈孤鸿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达了另外的空间。这个空间内。死气沉沉。仿佛有什么东西,灭绝了一切。

    就算人仙修为,在这时候也觉得十分不舒服。

    “这应该是仙界啊,怎么会这样?”怀着疑惑,陈孤鸿一步踏向前方。缩地成寸,人仙使用,更强悍。

    一步就是十万八千里。

    陈孤鸿连走一万三千二百五十步,到达了一处残破的建筑前方。只见建筑残破,仿佛被什么东西肆虐了一样。

    十分暗淡无光。

    但有些残留的零件。却发出莹莹光芒。显示这曾经是辉煌的地方,建造的材质也是天下一流。

    不久后。陈孤鸿到达了一处大门前方。

    “南天门!!!!!!!!!!!!!!!!!!!!!!”

    陈孤鸿轻轻拍了拍灰尘,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牌匾。牌匾从满了裂纹。已经暗淡无光。

    “天运国仙人陨落,自从那时之后,我行走修仙界,也从未看到过有神道之人。难道天庭被灭了?什么人能灭了天庭?”

    陈孤鸿已经是人仙,思想电转很快,眨眼间就有了可怕的猜测。

    “天庭玉玺呢?”陈孤鸿随即面色一变,足下生尘,往大殿而去。不久后,陈孤鸿看到了一具残尸体。

    一路以来,没有任何尸体,只有这具尸体。

    只见他身上穿着十分华美的衣服,头上带着冕冠,身躯少了三分之一,双眸圆瞪,死的极惨。

    脚下有一块玉玺,黯淡无光。

    四角缺一角。

    陈孤鸿伸手捡起,反过来一看。

    “天庭!!!!!”

    陡然间,这玉玺发出了人道红光,无尽红光笼罩向陈孤鸿,与陈孤鸿本身的人道红光相合。

    “啊呀。”

    妖域,神妖月忽然手中发烫,眨眼间,人道玉玺发出光芒,已经破空而去。瞬间,就出现在了陈孤鸿的另一只手上。

    残破的人道玉玺,瞬间与天庭玉玺融合。天庭玉玺缺失的一角,立刻又长了回来。只是颜色有些不对,气息有些残缺。

    “毕竟这是那天运仙人所创造的残次品,要想补全,还是要看我。”陈孤鸿耸了耸肩。而此时此刻,天庭玉玺内部的十万兵马,立刻显现出来。

    齐齐涌向天庭的化神池,不久后,陈孤鸿身畔就多了十万天兵天将,各个统统明亮,神光似有无穷。

    “拜见玉帝。”

    十万天兵天将,齐齐叩拜道。

    神已经是有别于人的存在,极强大。瞬间就能洞悉发生了什么,眼前之人,不再是剑皇,而是仙界第一的玉帝。

    陈孤鸿双手抱胸,有点不自然。但想了想,耸了耸肩道:“你们分出一万人下届。作为神邸,重建人间。”

    “九万人留下,再造仙界。”

    “是。”十万天兵天将。轰然应诺。

    陈孤鸿伸手一招,天庭玉玺发出明亮光芒。带着他破空而去。不久后,就又落在了神妖月的身畔。

    “回来了????你这是去了仙界一趟,还是去如厕了?“神妖月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问道。

    “啪!”陈孤鸿一把打在了神妖月挺翘的屁股上,露出了爽快笑容。“第一次占你便宜喔。”

    神妖月脸颊分外红润,女流氓也害羞啦。

    “走,随我去人域一趟。”陈孤鸿拉起了神妖月的手,脚步一踏道。

    “去人间干…?????”神妖月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到达了人域了,不由闭起了嘴巴,歪着头打量陈孤鸿,仙人????

    “等一下再在你肚皮上耸动。”陈孤鸿耸了耸肩。

    “怕你啊?”神妖月白了陈孤鸿一眼。

    陈孤鸿抓了抓头,拿这女流氓有点没办法。然后,走向了人间城池。这是大剑国的都城,剑皇城。

    此时此刻,大剑国风调雨顺。

    大将军铁柱,大丞相吴正纯把天下治理的很好。

    因为以神道治国,天下也没有什么大事。大将军与大丞相每天基本很闲。就像今天。已经三十多岁的二人,就霸占了陈孤鸿的皇宫大殿。

    一起喝酒。

    “不知道陈孤鸿这小子现在在哪里逍遥快活。”吴正纯耸了耸肩,饮了一口酒。

    “谁知道。公子爷他生性就潇洒。”铁柱也耸了耸肩。时间冉冉,他们性格不仅没有变得老成,反而更加活泼可爱了。

    他们唯一知道的是陈孤鸿还生存着,因为不时能感觉到剑皇陛下在向人民求救,需要人道红光。

    刚才又惹下大事,整个天运国都笼罩在红光之内。然后每一个人百病全消,老人年轻了不少。

    爱美的妇女眼角鱼尾纹都消失了,开心的连忙去参拜剑皇陛下。

    总而言之,惹下大事了。

    “逍遥快活的头啊。我在外边可是吃了大苦头。就你们才逍遥快活。”陈孤鸿的声音响起。

    “啪!!!”吴正纯,铁柱手中的酒杯落在了地上。

    …………………

    见了吴正纯。铁柱之后,陈孤鸿也见了竹飞。竹辟疆,水家的小侄女水剑清,嫂子全飞霞,大剑国的全部亲朋好友。

    最后见到了姐姐陈秀秀,姐夫王正当。

    二人常年受到人道红光的滋润,十分年轻,健步如飞。王正当当年受到的伤害好了,手臂正常。

    二人平常乐善好施,是整个大剑国的大善人。陈孤鸿来的时候,姐姐陈秀秀在做刺绣,而王正当在耕田。

    “孤鸿???”

    陈秀秀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活,惊讶道。

    “孤鸿???”王正当的锄头落在了地上。

    “姐姐,姐夫,我回来了。”陈孤鸿摆摆手,然后一拉身侧的神妖月,笑道:“我媳妇。”

    “姐姐,姐夫。”神妖月这时候倒是很乖巧。

    “哦弥陀佛,我陈家有后了。”陈秀秀泪流满面,举头拜佛祖。

    “佛祖没准都死翘翘了。”陈孤鸿撇撇嘴心下想着,但却没打扰姐姐的兴致。

    ………………

    大剑国,不其县内。

    有一座专门供奉剑皇的道观,这其中有一名女冠。天生姿色动人,才气迫人。但年近三十却没嫁。

    本也有一些好事之徒,贪图这女冠的美色,上门纠缠。

    但这女冠遁入道观侍奉剑皇之后,没人再敢造次。

    这一日女冠像往常一样,在剑皇的画像前,上了上香,然后坐下痴痴看着。“贤兄,不知道你现在可得偿夙愿,成仙了?”

    “昭捷。”

    一声笑嘻嘻的呼唤响起,十分熟悉。卓昭捷讶然回头,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分外可爱。

    ……………………

    在大剑国内,陈孤鸿把许多人都引渡到了仙界,按照各种情况封神。正直有才能的吴正纯,大将铁柱,分别授予官职。

    吴正纯因为正直,还成了阎君。因为陈孤鸿已经知道。地府也空了。

    在仙界呆了几天之后,陈孤鸿就来到了人间,在连云山脉见到了圆圆。大青,小白。高庄。这几个人在十八元神老祖的照料下,过的还不错。

    圆圆成天吃饭睡觉,没长胖,修为噌噌噌的上来,到达了金丹期。

    只是每天十分想念陈孤鸿,常常睡觉去。想做梦梦见陈孤鸿。这天夜里,圆圆脱下了衣服,照常睡觉。

    “枕头啊。枕头可要让我梦见公子。”圆圆把枕头举在胸口,碎碎念了一阵,然后打算睡下。

    “心想事成啦。”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在圆圆耳畔响起。

    “啊呀。”圆圆尖叫一声,然后转头看去。

    “公子。”

    乳燕投怀,香满怀。大白,小青,高庄听到了动静,也来见陈孤鸿,大白还是一样的秀气,在陈孤鸿脚边蹭了蹭。

    小青还是冷傲。不鸟陈孤鸿。

    高庄则恭敬的立着。

    陈孤鸿接了自己人去仙界享福,又对十八元神老祖感谢了一下,各自给予他们一道赦令。引渡去天庭。

    成仙不成,成神也是好事啊。

    十八元神欢天喜地的去了,不住的说,真是积德了。幸好当时木有欺负陈孤鸿啊。在人域徘徊之后,陈孤鸿又回到了妖域。

    对于绝天明月,绝天明王,神天任,神五行等人都做了妥善的安排。

    …………………

    之后,陈孤鸿带着吴正纯。高庄到达了地府。这是一个虚无灰暗寂静的地方。与天庭一样,阎罗殿已经残破。

    但让陈孤鸿意外的是。有人在这里。

    “你怎么来了?”

    施妙妙坐在一张板凳上,无聊的撑着下巴。然后看着陈孤鸿,讶然道。

    “你怎么在这里????”陈孤鸿惊讶道。

    难道这就是福运???老子我上天庭,梦成真成仙了。这娘们入地府,也成鬼仙?施妙妙神魄流转,已经知道陈孤鸿的身份。

    于是拍了拍地府的大门,说道:“天庭是你的,这地府是我的。”

    “好吧。”陈孤鸿耸了耸肩。然后就封了施妙妙做阎君,让吴正纯为判官,高庄暂时兼任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各种身份。

    不久之后,陈孤鸿探入轮回。

    ………………………

    无数年后。

    人域,大吴国,一处向下。一个老农在耕田,老农十分幸苦,满脸皱纹。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突兀的出现了,这年轻人十足气质。

    似发着光,老农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

    “你是谁?”老农问道。

    年轻人微微一笑,探手入老农的头顶。问道:“你是谁????”

    老农挺直了身板,豪笑歌道:

    “我有昆吾剑,求趋夫子庭。白虹时切玉,紫气夜干星。”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倚天持报国,画地取雄名。”

    …………………

    妖域,一处荒凉之地。一尊大妖,盘坐在的地上,吞吐精光。

    “谁?”大妖睁开了眼睛。

    “陈孤鸿。”一位年轻人出现了。

    “仙人???”大妖震惊道。随即眼光流转,明悟之情一闪而逝。“原来是孤鸿啊。”

    “郑兄。”陈孤鸿冲着郑冲微微一拱手。与此同时,陈孤鸿持续探入轮回,让郑冲一家团聚。

    ………………

    山林荒野之中,一名书生怀抱膝盖,仰天长啸,十分出尘。

    陈孤鸿出现在人这人身前。

    “你是谁?”书生也不害怕,好奇道。

    “哎。”陈孤鸿探手向书生的紫府。

    “原来我前世叫马忠啊?”书生十分豁达的笑道。却是当年与陈孤鸿促膝长谈,后来大顺鬼王作乱,( .om )全家自尽的山间隐士马忠。

    死去的朋友又活了回来,而且因为没有阎王,人死投胎不知道怎么查询,探入轮回,陈孤鸿耗费了无数时间,精力。

    但是陈孤鸿乐意。

    当一切完成之后,陈孤鸿回到了仙界。悄然来到了一座坟墓的边上,这座坟墓不豪华,但是碑文却是陈孤鸿亲自立的。

    常年有天兵天将看守。

    “展良玉帝之幕。”

    陈孤鸿坐在墓碑前方,饮了一杯酒,问道:“是谁杀了你???堂堂玉帝!”

    天庭碎,仙界寂灭。

    唯有一尸丧存,展良玉帝。

    谁攻破的仙界?又是谁屠杀了群仙?(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