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书剑仙 > 第二十章谁人所作?

第二十章谁人所作?

便在这浓浓的气氛中,吴修德抬头看向陈元,阮玉,却是一愣。只见二人脸上还保留有浓浓的震撼之情。

    心下一动,莫非有佳作?

    有些不安,随即又被抚平。想着,“梁生事先有题,这才做出了这么好的佳作。众书生之才还比不上梁生,更没有事先的考题。又怎么能做出超过梁生的作品呢?”

    心中如此想,面上吴修德却笑着对二人拱手道:“见二位脸上余韵存留,可是有佳作深深动心?”

    “确有一篇,不俗。”

    阮玉捻须一笑道。

    “有一篇,生平仅见。”陈元感叹一声道。

    “呵呵。”吴修德心中不以为然,面上却呵呵一笑,拱手道:“那不妨我们把三篇佳作放在最后,进行朗读如何?”

    “可也!”

    阮玉,陈元齐声道。

    “甚好。”吴修德抚掌一笑,然后唤来了豪奴,说道:“命金策前去朗读诗词。”

    “是。”豪奴应声,转身走下,不久后带来了一个中年人。这中年人其貌不扬,但是阮玉,陈元却都有所耳闻。

    “莫非就是那个口声洪朗,读诗极有韵味。名扬梁州的金策?”陈元好奇道。

    “正是。”

    吴修德微微一笑道。

    “金策,你可前去朗读了。”吴修德转头对金策道。

    “是。”金策应声,伴着三位豪奴登上了石台。引颈以盼的读书人们便知道,这一场诗会的好戏就来了。

    不由纷纷激动了起来,更加探头探脑。

    金策以口声名扬梁州,常年在这样的诗会上负责朗读,并不怯场。便拿起了一张“试卷”朗读道:“枝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

    开篇便已经是高亢。

    “好诗。”

    在场读书人莫不是抚掌一笑,赞叹道。就这一篇诗,就已经强过在场多数人。

    “此乃宣州,阳县人陈忠所作。”金策看向落款,笑道。

    “陈忠?!原来是他?”所谓名士,自有才度。有才度必有远名。这陈忠往日在附近府县有些名气,众读书人得知是他,也是恍然。

    “陈兄作的好诗。”

    “真佳作也。”

    这时,便有三二熟人上前贺喜。这陈忠二十出头,模样堂堂,此刻得了熟人的赞美,露出了谦虚之色,连道:“不才,不才。”

    心中却也忍不住自得,能在黄山诗会扬名,当真不虚此行也。

    …………..

    与此同时,有幕僚挥毫,把金策朗读的诗词写好,并交给一名豪奴,快速去见施妙妙。

    闺房内。

    施妙妙已经补妆完毕,一张俏尽是期许,似那含苞待放的花蕾,青涩又艳丽。

    “小姐,有诗来了。”

    侍儿快步走了进来,手中拿捏诗稿。

    施妙妙连忙接过,张开一看,便赞道:“好诗。颇得海棠之妙。”

    “这是何人所作?”施妙妙又抬头问道。

    “乃阳县陈忠所作。”侍儿回答道。

    “似有耳闻。”施妙妙黛眉微皱,却有些想不起来是谁了。

    “小姐想不起来的人,肯定是一般人物。与梁公子相比,更是云泥之别。还是静待梁公子的佳作吧。”

    侍儿娇声笑道,娇躯微微抖动,看着也是秀色可餐。

    施妙妙眼眸含春,俏脸上升起两朵红霞,却没反驳。

    …………..

    闺房之外,诗会现场。那一篇陈忠所作的海棠,把诗会拉向了高亢。接下来仿佛是雨后竹山一般,春笋此起彼伏的冒出。

    佳作连连,有些比陈忠作的还好。

    读书人崇拜名士,崇拜才士,每当这些佳作问世的时候,都会引得在场读书人一阵赞叹。作诗之人,也是水涨船高,名声大躁。

    不用说回去之后,必定是本县的风云人物,未来科举考试没准能因为这点名声,而被主考官刮目相看,总之是前途无量。

    便在这此起彼伏之中,二十七篇诗词朗读完毕。只剩下了三篇。

    也引起了众多读书人的好奇之心。

    “按照惯例,这最后压轴的必定是惊艳似仙的诗词。这剩下三篇,到底是谁所作?”

    “其中一篇应是梁生无疑,还有一篇应该是那宣州第二才士,大同府的吴正纯,只是剩下这一篇。”

    “剩下这一篇是谁所做呢?”

    “在场千人,有声望才气的也不过是这么几个而已,都已经朗读完毕。剩下这篇,应该是无名之辈所作。但是能做出与吴正纯,梁生并列的诗词,不应该是无名之辈,真是矛盾又费解。”

    “不管是谁所作,肯定会因为这场黄山诗会而名声大躁。”

    读书人三三两两的在交谈,议论。

    不仅他们好奇,施妙妙与三名考官之中的二人也是好奇。吴修德自己是审阅了梁生那篇诗词,便问道:“二位先生,能与梁生,吴正纯并列之人,乃是谁?”

    “老夫所选,乃是吴正纯所作。”阮玉说道。话音一落,吴修德,阮玉便把眸光投向了陈元。

    面对二人询问的目光,陈元却是摆摆手,卖了个关子道:“这有期待,才有精彩。现在不可说,不可说也。”

    “你个小子。”阮玉笑骂道。

    “陈先生居然也童趣。”吴修德颇为无奈道。

    “呵呵,那当然。我们都是功成名就的人,做官又闷,要是不找点乐子,岂不是要闷死?”陈元颇为趣味道。

    “哈哈。”

    阮玉哈哈一笑,也不以为意。

    二人对那人是谁更加好奇了。

    ……….

    闺房内。

    施妙妙得了第二十七篇诗作,知道接下来三篇乃是压轴,也猜测有吴正纯,梁生二人,对这第三人,颇为好奇。

    “能与吴公子,梁公子并列者,必是才气纵横,纵横披靡之人。如何能默默无名?”施妙妙费解又好奇道。

    “可能是人家低调呢?”

    侍儿打着哈欠道,她不懂欣赏诗作,觉得有些累了。

    施妙妙风情万种的白了侍儿一眼,嗔道:“读书人所求乃是金榜题名,怎么可能低调?”

    “但不管怎么样,这第三人也是比不上梁公子的。有什么好奇的呢?”侍儿嘟嘴道。

    “这倒也是。”施妙妙想想好奇心也淡了下来,反正今夜她要见的是梁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