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书剑仙 > 第十三章大宗师自山下来

第十三章大宗师自山下来

一声大笑稍纵即逝,仿佛夏日暴雨来的狂烈,却随即收敛,雨过天晴,灿烂依旧。陈孤鸿淡淡一笑,说道:“那便等县令与大宗师到场。”

    说完后,陈孤鸿长身直立,十分沉着。

    王松心中感念陈孤鸿的友爱,但也不得不否认,当天悦来酒楼内的同窗们说的是对的。

    他们区区童生,身无功名,不去努力读书,反而来参加什么诗会,见了大宗师怕是要被好生训骂一顿。

    更何况现在还有做贼的嫌疑。

    “孤鸿,我们童生,见了大宗师没好处的。”王松似受气小媳妇一般,垂头丧气,凑上来低声道。

    “没错,见官不利。”吴正纯也道。

    郑冲也重重点头。

    岁寒三友,似斗败了的公鸡,准备认命。

    “我自有办法。”陈孤鸿淡淡摇头,虽长身而立,儒衫飘荡,看似儒雅沉着,但眸中深处却是桀骜。

    “哎。”

    三友不知陈孤鸿什么办法,但心中却还是没底,但见陈孤鸿坚持,也只能哀叹一声,等待事情的发展了。

    陈孤鸿笑声既狂且野,似那狂徒。而且明显是针对梁生。梁生听了之后,脸色微微沉了下来,阴沉如水。

    只是他也不信陈孤鸿能翻出天了,贼就是贼。

    “哼。”

    梁生发出一声冷哼。

    便也在这时,陈孤鸿与脑中高庄交流。

    “高庄,你且去调查一下,那玉佩到底在什么地方。”陈孤鸿说道。

    陈孤鸿脑中紫府内,宫阙遍野,富贵天堂。一座偏殿内,高庄盘腿而坐,胖乎乎的身材,加上微微笑容,反而像是一尊弥勒佛。

    “主公放心,只要这玉佩还在山庄内,我便能将它找出来。”

    高庄微微一笑,便化作了青面獠牙的厉鬼出了陈孤鸿的紫府。此刻,在场读书人都觉得浑身一凉,毛孔收缩。

    “好冷。”

    有几个身体虚弱的书生只觉得似在十月寒冬,漫天飞雪中。不由双手抱胸,直打哆嗦。

    只是这感觉只是稍纵即逝,所以众人也没在意,浑不知道自己与那鬼怪挨着而过。不久后,高庄回来又飞入了陈孤鸿脑中紫府坐下。

    “主公,那玉佩在那梁生的床底下。”

    高庄说道。

    “什么?”陈孤鸿小吃了一惊。

    “可能是在睡觉,或者是什么情况下落下的吧。一时情急,便认为是主公您的朋友偷了吧。”高庄笑道。

    “一时弄丢了,却冤枉好人。好个世家贵公子。”陈孤鸿双拳紧握,差点把牙齿咬碎了。

    “要不要当场说出来?”高庄问道。

    “不用,要是我说出来是在他房间里。他怕还是要怀疑我偷偷摸摸又把玉佩还回去了。等一下见了官后,我自有计较。让我们全身而退。”

    陈孤鸿说道。

    “嗯。”

    高庄点点头,便闭起了双眸开始休息。

    山庄外。

    此刻已是傍晚,夕阳西下,那暗淡的阳光披在山峦之上,犹如薄薄的金衣,让山峦成了金山。

    蜿蜒山道上有文人雅士款款而来。

    当先是那提学官大宗师阮玉,他已经年近知天命,一头银发披肩,但脸色红润,皮肤保养的非常好,童颜鹤发。

    又身穿儒衫,有一种高山隐士的风采。

    稍稍落后的二人,其中一人而立之年,容貌英俊,身材中等,身上也穿着儒衫,但不似大宗师高山隐士风采,而有一种朝气优雅。

    这正是本县县令陈元。

    再一人则是中年人,容貌俊伟,也是身罩儒衫,腰间挂着一块翡翠,气质较之二人多了几分贵气。

    这正是此山庄主人,吴修德也。

    阮玉,陈元虽然都是进士出身,又是做官,但家门并不显赫。不似吴修德吴家,已经显赫数百年,真正的世家贵族。

    “阮宗师年近知天命,却还是健步如飞。真是养生有道,让人艳羡。”行走间,吴修德笑道。

    “所谓养生就是多吃蔬菜水果,少吃鱼肉,多走动,少烦心。如果做上以上几点,修德你以后也能六十岁而老当益壮。”

    阮玉微微一笑道,尽显大儒气韵。

    “人间多烦事,哪能似大宗师这般悠闲。”陈元脸上一苦,哀叹一声,插话道。

    “看样子,陈贤侄这县令做的很苦?”阮玉笑问道。

    “一个苦字哪里能把全部苦水倒出来啊,一方县令,亲民官儿,难难难。”陈元摇着头倒苦水道。

    “哈哈,那没法儿。谁叫你是小字辈呢。等你熬到我这个年纪了,就清闲咯。”阮玉哈哈笑道。

    “哎。”陈元哀叹一声,愁容满面。

    吴修德微微笑着,这就是做官的烦恼了。

    吴修德今年四十二岁,他也是年少出名,十五岁就中秀才,二十岁就是举人。但是他却没有考那什么进士。

    全因吴家家大业大,族人在朝为官多达八人,他可以任性。

    “却是穷人想要考进士,一飞冲天而做官。我等世家子弟大可享受安逸,富贵。”吴修德心中不无自得。

    便在这时,山庄临近。此刻山庄门口有一豪奴探头探脑,一脸的焦急。见了一行人后眼前一亮,连忙小跑了过来。

    “何事这么急促?”吴家家大业大,御下颇严,讲究的是豪奴美婢,吴修德见这家奴急促失了风度,便皱眉喝声道。

    这豪奴吃了一惊,连忙深呼吸一口气,镇定下来。然后拱手弯身道:“老爷,庄内情况不妙,有读书人起了冲突了。”

    吴修德眉头深锁,这读书人血气重,才气相当争锋相对的事不少。起冲突的却是绝少。往年黄山诗会便没有发生什么冲突。

    但是现在,尤其是这一届黄山诗会。

    要知道这一届黄山诗会乃是吴修德刻意打造的,为了让吴家家威再进一步。所以有阮玉这等提学官,陈元这等父母官,甚至梁生与那施妙妙也都是他邀请来的。

    如果严重,怕是要让诗会蒙羞。

    吴修德不知道怎么起冲突,但是对起冲突的人非常厌恶。

    “都是海内读书人,起冲突就过分了。”阮玉,陈元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带路,一边走,一边说说情况。”吴修德道。

    “是。”豪奴应了一声,在前带路。吴修德三人迈开脚步,走路了山庄大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