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书剑仙 > 第四章御鬼杀人

第四章御鬼杀人

陈孤鸿心中杀气激荡,不知道怎么就从鲤鱼变成了龙。一阵迟疑,却又从龙变成了鲤鱼。没了龙爪束缚,人影自然自由了。

    人影却不敢再轻视眼前这条鲤鱼,散去了那三尖两刃枪,恶鬼法相,露出了一个中年人的相貌,模样胖乎乎,有几分福态。

    眼睛小小,闪烁着奸诈的光芒。此刻低着头隐藏了眼中奸诈,做乖宝宝状。

    “这就是鬼?”陈孤鸿摆动鱼尾,四下游动,好奇的打量着人影。想着刚才这鬼凶恶的模样,也渐渐信了。

    心中浮现出了一个念头。

    “我虽得了鱼龙造化,但懵懂非常,更别提铲除了那王顺,为姐姐姐夫报仇,解了眼下燃眉之急。但这鬼害人似乎顺手。”想到这里,陈孤鸿心中一阵心动,便张口喝问道:“你姓甚名谁,哪里人士。为何要害我?”

    “这人好像什么都不懂?”管中窥豹,人影听了陈孤鸿的提问,便觉得异常。但实力为尊,便也不敢欺瞒,连连作揖,禀报道:“回禀高人,在下姓高名庄,乃本县人士。闻得一阵异香,本以为有凡人变异,生了元神。那元神对小人又是大补,是以迷了心窍前来吞吃。”

    不过高庄心思奸猾,更不会无缘无故受制于人。听了陈孤鸿的话,便泛起了小九九。“这人似乎半点不懂,待会儿我假装认他为主,找机会逃走。”

    “元神?”陈孤鸿自不知高庄心中龌蹉,心中一阵诧异,鲤鱼身躯一阵波动不稳。

    “元神乃修道高人道行积累,生于紫府,脱变于魂魄。玄妙非常,小人也只是听说,一知半解。”

    高庄恭敬道。

    道行高人?

    元神?

    鬼?

    陈孤鸿心中十分痒痒,对这光怪陆离的世界十分好奇。但眼下家破人亡在即,不是细细询问的时候。

    陈孤鸿一摆鱼尾,游到了高庄头顶,问道:“你这厮刚才说要奉我为尊。我问你,你可能杀人?”

    “回禀高人,杀人是在下拿手好戏。”

    高庄顿时拍着胸脯,露出自信之色。

    陈孤鸿心中一喜,本想立刻命高庄去办事,却也一阵孤疑。“要是有去无回怎么办?”陈孤鸿又不知道御鬼手段,一时间犯了难。

    不过他看小说实在是看的多了,灵机一动想起了一滴血认主之类的契约。便喝道:“你刚才说要奉我为尊,可有凭证?”

    高庄一听心里发苦,想着。“这货虽然新人,但不好糊弄。”便只得老老实实的张口一吐,吐出了一挂黑色契约。

    虽然吐出了契约,但是高庄心中还有一点小小反抗。“这是阴司鬼文,老天保佑这货看不懂。”

    “好古怪的文字,不过我居然看得懂。”陈孤鸿却看得懂,他自己也一阵诧异。

    听了陈孤鸿的自语声,高庄心中一苦,便明白了这是逃不出这货手掌心了。便说道:“高人看得懂就好,还请高人在上边按个手印,契约便成立了。我老高就是高人麾下的小鬼。”

    “手印???!”陈孤鸿看了看自己的鱼身,便一摆鱼尾,在上边按下了一个鱼尾的痕迹。鱼尾刚刚印上,契约便一阵抖动,然后化作一道黑烟,冲向陈孤鸿。

    陈孤鸿不由自主张口一吞,契约便入肚腹之内。

    陈孤鸿觉得与高庄的关系亲密了不少,而且感觉到自己心神一动,便能让眼前小鬼生不如死。

    “主公!”

    契约成立,生死不由自主,眼前便是主人。高庄冲着陈孤鸿单膝跪下,口称主公。

    “向东第三家,主人姓王名顺,你且去害了他性命。”陈孤鸿沉声说道。

    “是。”

    高庄恭敬应声,化作一道黑烟出了陈孤鸿的紫府中。与此同时,陈孤鸿也觉得一阵疲劳,不由自主的回到了现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鱼龙造化???元神?”陈孤鸿低头看了看又变成了人的自己,一阵茫然。

    但茫然渐渐被欣喜取代,拽紧了双拳。

    “我有了力量,守护家人的力量。”陈孤鸿看着床榻上的姐姐,姐夫,不自觉已经泪流满面。他真的不想再经历那种无力了。

    绝望,无助,最终只能同归于尽,鱼死网破。

    “姐姐,姐夫,你们安心睡下吧。等明天醒来,一切都解决了。”陈孤鸿放轻了脚步上前,为陈秀秀,王正当紧了紧被子。然后坐在凳子上等待,但是不由自主觉得一阵疲劳,便趴在桌子上睡下了。

    ………………..

    “妈的,偷鸡不成蚀把米。本以为吞了元神大补,现在还成了那货手下的狗腿子。”高庄出了陈孤鸿的紫府,便是一阵破口大骂。

    心中恨意太浓,鬼躯化作的鬼气一阵抖动,差点四分五裂。

    “不行,我得找个事情泄泻火。”高庄心中暗道。随即想起了陈孤鸿的命令,便把满腔恨意,放在了王顺身上。

    “别怪我,我一定要虐死你。”一声狞笑,高庄冲天而起,朝着王顺家而去。

    王顺家与王正当家的格局差不多,都是小门小户。不过谁都知道王顺家怕是马上要换大宅子了,毕竟在衙门内做差事,油水足。

    王顺又是奸猾的,不用几年就要发达了。

    王顺也是这么想的,尤其今天戏弄了一下王正当夫妇,报了多年的夙愿,心下更乐。

    “老天保佑,那两货一命呜呼。我有机会还可以上下其手,把那姓陈的赶走,霸占了那小院子。又是一份不小的财产。”

    “官爷,我可是官爷,呵呵。”

    实在欢喜的紧,王顺火气也旺。便找了自家的婆娘泻火。王顺今年二十八,体格粗壮,孔武有力,天生火气旺。但其实对他家婆娘兴趣不大。

    因为他家婆娘身高不过五尺,人又黑,又矮小。尤其是夫妻多年,王顺平常的时候看了都想吐了。但今天晚上却是生龙活虎,在那婆娘身上松动了半天,要了三次才停下。

    “舒坦。”

    一声感叹,王顺搂着自己的丑婆娘睡下。

    明天还得去衙门上班,没精神可不成。

    但王顺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黑暗的空间内。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眼前还凌空立着一个青面獠牙的厉鬼。

    “什么鬼东西????”

    王顺当场面都青了,吃惊大叫道。

    “鬼东西???老子我是鬼大爷。”高庄一声狞笑,现了三尖两刃枪。一枪刺向了王顺。

    “啊!!!”

    王顺被一枪刺穿,发出了一声惨叫,一股难以言喻的疼痛感袭来。但他又奇怪,自己居然没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顺却不知,没死成更可怕。这是王顺脑中紫府,他现在只是魂魄而已。

    魂魄死伤一点,人就得变得痴傻,更别说被一枪刺穿。

    更可怜的是他还不知道是谁要他的命,只以为遇到了鬼了。

    “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

    王顺紫府内,惨叫声,狞笑声此起彼伏,惨烈异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