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书剑仙 > 第二章破家之恨

第二章破家之恨

“这个小人性子本就狡诈,奸猾。一朝得意,睚眦报复。这如何能挡住他春风得意?”陈秀秀没了主意,花容失色道。

    “哪里知道啊。”王正当苦笑道。

    陈孤鸿有心想帮忙,但一时间也没辙。

    有道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衙门里边的县令大老爷清高,做起事情来爱惜羽毛,好糊弄。这小吏反而是因为出身低,没有底线,更何况是王顺那奸猾鬼?

    直到这时,陈孤鸿心里边才有些后悔。

    要是我更努力一些,读好书,考了个秀才相公回来。这家里边就不会这么多事情了。

    人道是百无一用是书生,而此刻陈孤鸿却觉得书生这个职业是这么的美好。

    只可惜后悔无用。

    三个平头百姓凑在一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主意。最后还是王正当这个一家之主有点气魄。

    便说道:“这徭役的事情,可关乎生死。不如低个头,认个错,再弄一封大大的红包,装上丰厚的银两,上门求饶去。”

    “哎,只能如此了。”陈秀秀哀声道。

    姐夫说的轻巧,但是陈孤鸿在旁看着却觉得揪心。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上门求饶本就憋屈,更别说这件事情姐夫没错。

    陈孤鸿更恨自己没用。

    不过没用也没法,一家三口闷声吃了晚饭。然后陈秀秀与王正当在卧房内搜罗出来了多年来的积蓄,一狠心,封了个六成。

    由王正当拎着去了王顺家中,准备破财消灾。

    但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卿卿性命握于他手。

    这破财消灾,却也未必一帆风顺。此去可谓前途未卜。沉重压力,布满宅院,仿佛空中有杀气,甚凌人。

    王正当走后没多久,陈秀秀就觉得不适。捂着胸口对着陈孤鸿说道:“小弟,我胸口痛。”话音未落,人便已经昏厥了过去。

    “姐姐!”

    陈孤鸿大惊失色,连忙抱起姐姐冲向了卧房。

    此刻陈秀秀呼吸急促,脸色酡红,脸上现出痛苦之色。陈孤鸿急得团团转,却没有失去理智。

    一见情况不对,连忙出了宅门,跑了一百丈左右来到了一家药铺外边。

    “啪啪啪!”

    陈孤鸿把门敲的震天响。

    “谁啊?”里边响起了个苍老的声音。

    “金大夫,我孤鸿啊。家姐昏厥过去了,说是胸口痛。您快救救啊。”陈孤鸿焦急喊道。

    “来了。”

    一听人命关天,里边的声音应了。不久后,店门一开,从中走出个六尺多高的老者,面相清秀,满头银发,手里边拿着个药箱。

    正是金大夫。

    “孤鸿,你这是干什么?”金大夫吃惊大叫,却是陈孤鸿实在是发急,一把背起了金大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回家中。

    金大夫先是一惊,但也感怀陈孤鸿爱姐心切,没有责怪。没多久二人来到了陈家内,并直入卧房。

    金大夫从陈孤鸿身上下来,上前把脉,查看。

    “没事,只是一时气息攻心而已,等我施上几针,就能缓缓。”片刻后,金大夫得出结论,回过头对陈孤鸿笑道。

    “呼呼呼!”

    陈孤鸿本扶着墙根喘气,一双眼睛瞪大老大。听了这话,顿时整个身体瘫软在了地上。

    “妈的,差点吓死我了。”

    陈孤鸿心里边骂着。

    不怪不镇定,而是姐姐对他太好了。

    长姐如母,这些年把他照顾的妥妥帖帖的是谁?

    姐姐。

    这些年宠爱他的是谁?

    姐姐。

    要是姐姐真出了什么意外,陈孤鸿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什么男儿大丈夫,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痛。

    瘫软了许久,陈孤鸿才恢复了些许力气。这时金大夫施针完毕,又取了一颗救急药丸,喂给了陈秀秀吃。

    陈秀秀的脸色好了很多,呼吸也顺畅了很多。

    “金大夫,我给您沏茶。”陈孤鸿由衷感激,折了身子,下去沏茶去了。金大夫也不矫情,当仁不让的把陈孤鸿沏的茶给喝了。

    然后写了一张药方,让陈孤鸿明天去他药铺抓药。

    陈孤鸿千恩万谢,打算送金大夫出门。便在这时,门前喧哗声起。

    “孤鸿,孤鸿在啊???快去请金大夫,你姐夫昏厥过去了。有气出,没气进了。”

    “什么????!”

    陈孤鸿刚放下的心又揪了起来,跑着冲了出去。没走跑几步,就见几个邻居抬着王正当走了进来。

    王正当神色苍白,双眼紧闭,一脸死气。

    “又怎么了?”金大夫后脚走出来,见这模样吓了一跳,连忙让几人把王正当放下。

    一把脉,脸色凝重道:“情况严重多了,有性命之虞啊。”

    “金大夫可要救救啊,什么药好用,用什么药,卖了田宅,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陈孤鸿一下子呆住,片刻后反应过来,掀起衣衫重重对着金大夫磕了个响头。

    “救死扶伤,医者本分。大侄儿不必如此。”别说是大夫,两家更是乡里乡亲。金大夫连忙扶起陈孤鸿,然后让几个邻居帮忙,开始施救。

    陈孤鸿想帮忙,却被制止了。

    金大夫怕他关心则乱,坏事。

    不过幸好王正当命也大,在金大夫的施救下,渐渐缓过气来,有了进气,脸色也渐渐红润了起来。

    “小心照顾着,可千万别出什么纰漏了。”金大夫擦了擦汗,脸上露出欣慰之色道。

    “是。”陈孤鸿重重点头。

    随即,陈孤鸿对金大夫,以及几个邻居千恩万谢,送走了众人。这才折返了回来,看着姐姐,姐夫双双躺在床上。

    陈孤鸿的心中不由自主的溢出了恨意。

    刚才他没有问几个邻居是怎么发现王正当的,几个邻居也没开口。但是陈孤鸿又不是蠢货,这件事情还用的着说吗?

    “定是那小人设法折辱了我姐夫,让我姐夫差点一命呜呼。我姐姐又因为他。”陈孤鸿看着姐姐,姐夫,双手握拳,坚硬的指甲把皮儿都捅破,流出了鲜血来了。

    “春风得意个屁,你莫得意。有道是人死吊朝天,若是没法。我和姐夫只能去执行徭役的话,便把你剁了。”

    陈孤鸿把心肝儿一横,从厨房取了菜刀,拿了磨刀石,咔嚓咔嚓的开始磨刀。

    前世这货从小看水浒,心中有一股亡命之徒的狠劲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